<span id="mu1ws"></span>

<i id="mu1ws"></i>

  • <i id="mu1ws"></i>
    辣文小说网 > 荒野玫瑰 > 第476章:已经不是了

    第476章:已经不是了

      秦卿闯了三次都没闯进去。

      手上的伤口崩了,白色的绷带没一会就给血浸透了。

      保安拿她没法,正不知道该怎么样的时候,有车子出来,他连忙去开门。秦卿钻了个空子,门一开,她就朝里冲,结果没冲对,朝着车头冲了过去。

      幸好车子没动,她自己撞了上去,然后倒在了地上。

      李彦淮降下车窗,“什么情况?”

      保安:“对不起对不起。”

      他连忙去拖人。

      秦卿:“我要进去!你就当没看到我!”

      “那可不行。”

      李彦淮听着声音有些耳熟,等车前的人站起来,便看清楚了人,见着两人拉扯。

      他熄了火下车,“你们在干什么?”

      秦卿似抓到救命稻草,“李医生,你跟他说我是谁。”

      李彦淮注意到她的手,“你先跟我上车。”

      秦卿没有拒绝。

      李彦淮拉开后座的门,扶着她上去。

      车子驶出大门,秦卿回头看了眼,“李医生……”

      “你的手又在流血,想截肢,你可以继续作。你这会就算进去,也不一定能见到他。不管是他,还是你自己,现在这种情况,还是冷静一下吧。我先带你去我的诊所。”

      可能是流血有点多,秦卿这会有些晕乎乎的,也没什么力气。

      到诊所时,秦卿倒在椅子上,满手的血。

      李彦淮连忙把她拉出来,抱进了诊所,让助理准备了手术室。

      就她的折腾劲,这手非要弄的废掉不可。

      ……

      翌日清晨。

      秦卿猛然醒来,五点钟,外面天都还没有亮。

      她连忙掀开被子下床,刚一起身,只觉眼前一黑,一屁股坐了回去。好一会后,她才慢慢恢复过来。

      这一次,她慢慢起来。

      她还记得,昨天她是跟着李彦淮走的。

      这里应该是李彦淮的私人诊所。

      她之前也来过,所以不算陌生。

      李彦淮的助理就守在门口,她刚一开门,人就被她吵醒。

      “你醒了?你昨天流血太多才晕过去,怎么起来了,快回床上躺着。李医生说让你现在这边修养两天,或者等你体力恢复就可以走。”

      秦卿看她嘴巴动个不停,但她说的话,秦卿基本没听进去。

      她这会觉得有点心悸,发慌又发虚的。

      助理扶住她,“你先进去躺着,我给你弄点东西吃。”

      “不用,李医生呢?”

      “李医生应该出去了吧,他刚才起来去吃早餐。”

      秦卿:“我要下楼。”

      助理扶着她下去,正好看到李彦淮准备出门。

      姜凤泉七点钟要准时下葬,这之前还要做法事,他虽然算是外戚,但因为给谢晏深做事,就有资格来参加葬礼。

      “你带我去。”

      李彦淮根本没想到她竟然醒的那么早,按照她的状态,应该会睡好一阵。

      “你要知道,我帮你已经是破例了。”

      “我知道,我明白。可是……”她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就只是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李彦淮:“你还在这里歇着吧。我也不知道你们两个发生了什么,但我认识老四那么长时间以来,我没见过他这个样子。我不认为,你现在跑去跟他见面,对你们两个有什么好处。你的手不能再流血,他身上的伤口也禁不起折腾。也许,等你们两个的伤势都好一点之后,再坐下来谈谈,到时候大家都冷静。”

      “不冷静的情况下,是没办法正常沟通的。除了互相捅刀子,大概率不会有什么好的情况。”

      秦卿怎么会不懂这个道理,可她就是想见。

      就是这么执拗的,想去见他。

      即便她根本就不知道见了他能做什么,能说什么。

      秦卿:“你带我过去就行,到时候我不会叫他看到我。那是什么场合我懂,我不会乱来。”

      李彦淮还是摇头。

      “你不带我,我自己也会去。我知道在什么地方。”

      李彦淮:“那你试试看吧。”

      说完,李彦淮就走了。

      秦卿这会还有些理智,她吃了点东西,向李彦淮的助理借了钱。

      姜凤泉的墓地安置在青山公墓。

      秦卿总算知道,为什么李彦淮说的是试试看。

      原来,墓地也分了等级。

      没有他们的允许,她进不去。

      她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谢晏深这个人,并不是你想接近就能接近,是要在他的允许之下,她才有机会接近。

      曾经是他默许,所以她总能找到机会。

      现在,他完全不许,那么连门都没有。

      这时,姜家的车队过来。

      秦卿被拉到边上,车子慢速的进了大门,大门到真正的墓园还有五百米的距离。

      秦卿看着车子一辆辆的进。

      这些车的车膜颜色很深,一点也不叫人偷窥到里面的人。

      所以,她也看不到,谢晏深坐在那一辆车上。

      七八辆车全数进去,大门又关上。

      守门的保安说:“你赶紧走啊,别在这里捣乱。这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谢晏深的车在车队最后。

      徐琛跟他同乘,车子经过大门时,徐琛看到站在边上的郁惜时,“谢太太?”

      昨天他们在偏厅吵架的事儿,大家都知道了。

      但具体是为了什么吵架没人知道。

      谢晏深连余光都没给一个,“已经不是了。”

      这毕竟是他们的私事,徐琛不好多问,谢晏深自然也不会把自己个人的事儿拿出来说。

      一切都很顺利,墓碑封上后,就结束了。

      谢晏深:“徐局,我想在这里待一会。”

      “可以。我们下去等你。”

      “多谢。”

      鞠春蹲在墓碑前,擦墓碑上的照片。

      姜森:“我刚才看到惜时了,昨天我就想问,你们怎么了?”

      “不是我们了。”

      鞠春闻言,回过头,正好对上了谢晏深看她的目光。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417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