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u1ws"></span>

<i id="mu1ws"></i>

  • <i id="mu1ws"></i>
    辣文小说网 > 开局继承仙门,师妹全员女帝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复杂的南城!第四州的人!(求订阅)

    第二百五十一章 复杂的南城!第四州的人!(求订阅)

      弃妃,你又被翻牌了!无敌升级王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我的童话不可能这么崩绝世武魂林羽江颜医武兵王暗黑系暖婚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九阳帝尊

      

      知道了结果之后,再去反推现在的情况,尉迟能够瞧见这女人脸上充满了虚假笑容,这笑容明显就是给其他不知情的人看见的,身上的衣服穿的是破破烂烂的,但是言行举止还是能够流露出来一种大人物才会有的装比。

      “呵呵,以前流行是出去镀金,现在是流行下地卖惨么,这就是接地气了?不要过分,到时候就是接地府了。”

      尉迟看了看小男孩,小男孩则是不知情的样子。小男孩他还不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够通过,这就是因为自己的老娘估计有什么关系。他还天真的认为自己得到了玄宏真人的回答,还真的就是认为是自己的尊崇。

      “娘!玄宏真人果然是感应到了我的心意,我是真的想要跟着玄宏真人后面学艺的啊!”小男孩激动极了。

      “是的!我亲爱的孩子啊,我早就和你说过了,只要心诚,那么一定就可以获得玄宏真人的喜欢,现在你看,我们家这么贫穷,但只要我们信仰玄宏真人,觉得玄宏真人会看见我们的诚意,那么他们就一定会展现出来这种大温暖的!”

      女人更是虔诚的就像是一些什么信徒一样的。

      尉迟站在他们的旁边,现在淡定的就像是一条老狗,钛合金狗眼平静的看着这些人的表演,说实在的,这些人的演技非常尬,只不过现在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这种很尴尬的演技才不会被看出来。

      而他虽然听不懂这些人在叽里咕噜的说什么话语,但是可以非常明显的通过这两个人的言行举止判断周围的情况。

      “套路已经是逐渐的浮现出来了,或者事情和我想的差不多,这玄宏真人不是特指一个人,而是一种跨越阶级的简便方法。”

      “这个女人装模作样的能力真的不行,相较于这个女人来说,这个黑甲男人表现的姿态就更像是一个义正言辞的人。”

      “特么的,这家伙的黑甲面具套上去,简直就像是我那个老丈人一样的。”

      尉迟忍着想要爆锤一顿黑甲男人的冲动,他继续看着现场的情况。

      第一个测试完成了之后,接着就轮到了另外一个小男孩开始测试。

      这个小男孩明显更是紧张的很!

      而在尉迟的观察中,他的娘亲明显就是一个真的困苦的娘,典型的就是将自己的孩子送过来测试看看,万一要是成功了,那么就直接起飞了啊。

      毕竟自己的街坊邻居都能够成功,那么自己的孩子没有道理不会成功的啊。

      “你一定是可以的,你一定要坚定的相信玄宏真人啊,如果不是玄宏真人保护着我们南城,我们南城早就被各种劫匪直接伤害了啊。”

      “坚定的相信玄宏真人,你一定是可以的!只要你这一次通过了玄宏真人的测试之后,往后我们两个人就可以获得门派的保护,到时候生活瞬间就会好起来了啊。”

      “孩子,你要加油啊,坚定的站在玄宏真人的后面,给玄宏真人好好的跪下来,在心中不断呼唤玄宏真人的名字,只有这样你才能够获得玄宏真人的喜欢!你也不要害怕,娘亲相信你是一个非常可靠的小男子汉。”

      女人一边说着,一边这眼神中也是出现了很多的担忧。

      其他人都是知道这女人现在是什么心思的,而本来就有些反感这小破城的尉迟,现在他看的都特么要吐了。

      “这个婆娘好恶心的样子,你自己怎么不来测试的?这就将自己的孩子直接推出去了吗?这么小的孩子啊,你这就过去让他试试看,是不是真的他能通过了,自己就是借着孩子直接起飞了?但如果不通过,自己再去生养?”

      “哎呦,你看看这个孩子穿的就是个破破烂烂的样子,真的就是够呛。”

      “典型的就是养狗呢。”

      尉迟能够瞧见这个小男孩那种明显就是捡过来的各种衣服,破破烂烂的衣服挂在这小男孩的身上,是真正意义上的“穷养”。

      “而这小男孩现在一言不发的,看他这脸上的样子,这要是很紧张的么,甚至于这种紧张的表情之中为何会有狰狞的目光出现?”

      尉迟觉得自己对于这种事情不能深想,越想越是会觉得膈应。

      “行了,准备完毕之后,这就直接上来吧!只要你愿意相信我们玄宏真人,那么玄宏真人一定是能够听见你的回应,到时候你一定就可以加入我们,就可以得到门派的传承!”

      “小孩子加油吧。”

      黑甲男人在旁边还嘀咕了一句。

      “是!我会加油的!”

      尉迟:奥利给。

      而这小男孩在各种点头之后,这就开始测试了,测试的流程还是和刚刚的那个小男孩一样的,就是高呼玄宏真人的名字,各种磕头,各种跪拜了。

      “这小男孩脸上的表情虽然是有些狰狞,但瞧见这种狠狠给玄宏真人磕头的样子,看来这家伙的肚子里面装着怨气的么。”

      “再去瞧瞧这个黑甲男人脸上的笑容,这已经是决定了名额。”

      “除了第一个小男孩之外,其他的两个人不过就是过来陪跑的,就是过来拉低通过率的存在,真的就是心狠手辣。”

      很快。

      果不其然,这小男孩各种跪拜完毕了之后,这石头就是迟迟不亮起来。

      试心石不亮,那么就是人头落地,而小男孩哪里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推崇玄宏真人的,眼下试心石不亮,真的就是害怕到了嗓子眼,狰狞的一双眼珠子,一张脸上全都是凶光,更是不断的磕头跪拜,整个人怕就要喊出来玄宏真人的名字,更是呕心沥血的。

      “砰砰砰!”

      头更是撞在地面上,小孩子心狠手辣,头上都撞的一片血光。

      “这是没有用处的,即便是你现在将脑颅直接撞碎了,这黑甲男人也不会让你通过的,这种东西看不清楚,这还想要在所谓玄宏真人的后面修炼,真的是就是孩子的目光短了。”

      尉迟倒也没有怪这个小男孩的意思,这一切都是家长的责任。

      他的则是目光从小男孩的身上移开,这也是落在了这个小男孩的娘身上,他娘的目光刚开始还是有些期待的,这种目光他以前也是在其他人的身上看见过,就是在自己的二哥身上看见过,那个时候自己这二哥还在赌场里面赌东西的。

      对。

      就是这种憋红了脸,整个人攥着手,尤其是期待又是害怕的那种表情,这种表情可以总结为“扭曲的兴奋”,一种不一样的兴奋感觉出现在这个妇人的脸上,但真的等到看见自己的“牌”很差,庄家赢了之后,她这脸上的表情瞬间暗淡了下去。

      整个人叹了口气:“真的是一个废物,这种事情都做不好。”

      “我都不知道养你有什么用处,早知道你是连玄宏真人都没有办法尊崇的人,我就直接不给你吃饭不给你喝水了。”

      “你说说看你能够做什么事情的?这种事情都做不了的。”

      接着这个妇人就没有说话的意思了,连带着看着小男孩的目光,这竟然还是有些埋怨的味道在里面。

      “真的是天下最好的娘亲啊,还有这种操作的。”

      尉迟此时就像是看戏一样的,三维全息带感知能耐的一场戏,眼下这小男孩看见过了,他的娘看见过了,再去看了看黑甲男人。

      黑甲男人也是轻描淡写的很。

      “区区小儿,还在这边装腔作势?”

      心中默念着,他这就要开口宣布小男孩的死刑。

      不过这个时候情况忽然之间发生了变化,只见尉迟随意的飘了一些灵气到试心石中,接着在众目睽睽之下,这试心石竟然是亮了起来。

      “小子,我暂时帮你一条命。”尉迟心中给出了这句话。

      接着!

      尉迟能够明显瞧见黑甲男人的震撼,这男人看了看自己的手,自己也没有做小动作啊,但怎么会变成这样的!?怎么这试心石在没有自己灵气的控制下,这就直接亮起来了?这是没有道理的事情!

      还是说自己泄露了灵气,灵气夹不住了?

      与黑甲男人的迷惑不同,另外几方的情况可就是截然不同了。

      仙楼外面,远远看着试心石测试的路人们,他们惊了!

      “通过了?!又一次的通过了?!”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第一个孩子通过了之后,这第二个孩子也通过了吗?”

      “这种通过的可能性已经是这么高的吗?”

      “真的就是通过了啊,关键时候通过了,捡回来来了一条命不说,整个人往后更是会飞黄腾达了啊!”

      “这孩子竟然真的就是如此的尊敬玄宏真人,实在是厉害的!”

      外面的人已经是沸腾了,真的就是今天两个孩子都已经是通过了吗?这么好运气的吗?那他们的孩子可以,我的孩子一定也是可以的啊!

      不对。

      我的孩子已经是被杀掉了,我要再生下来孩子的啊,说着,不少的路人甲这就已经是回去准备生娃了。

      而这个小男孩从各种惊恐之中,这已经是瞬间陷入到了狂喜之中,整个人完全就是激动无比的,更是连连对着玄宏真人的试心石磕头,口中念念叨叨“玄宏真人威名远存”“玄宏真人法力无边”等等。

      “哈哈哈哈,娘啊,你看见了没有,我通过了啊!!”小男孩生生的扭头看着。

      那种缩着脖子露出来狂妄笑容的模样,简直就像是一只黑暗贪婪的小鬼。

      诶,尉迟都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内心的感觉了,瞧见了这毫无天赋可言的狂喜小男孩:“你小子应该谢谢我才是,我才是玄宏真人。”

      而他现在也知道一件非常基础的事情,这小男孩若是真的能够进入到这“玄宏真人”的麾下,真的成为了玄宏真人的狗腿子,那么他一定会比现在黑甲男人更加的黑甲男人,他会比这黑甲男人所在阶级的人更加痛恨他的爹娘。

      他会更加残忍的对待自己的同胞。

      “这南城是在养蛊?”

      尉迟冒出来了这句话,能被选上的都是自己人,自己人都是极品,再配合这种莫名其妙的小男孩,最后这南城的统治者都是一群什么家伙?

      这也是懒得看小男孩那种瞬间布满狂妄的面庞,那种眼神看着自己的老娘,简直就像是看见了一条母猪,眼神之中更是瞬间出现了很多的肃杀之气。

      嚯,好家伙,这瞬间就开始翻脸了吗?

      看来妇人你平时没有伪装的比较好么,起码这种东西装一装好不好?不要不装,尤其是刚刚还直接将心里面的话都说出来了。

      “你以为孩子感觉不到吗?”

      “他也能够感觉到的诶,你不过就是想要利用他而已,他真的要说通过了这种难怪,往后有你好果子吃的。”

      “到时候真的就是母慈子孝。”

      尉迟已经是无力吐槽自己所看见的这些事情了,眼下南城的事情即丑陋,又非常的真实。

      在各种的喧嚣之中,黑甲男人的脸色还是平静着的,他依旧不知道灵气是怎么从自己的身躯中冒出去的,且还是在这种关键时候?不管了,这种事情回去之后再去调查,这就到最后一个测试者了!

      “娘,他们都通过了,我会不会不通过的啊!我好害怕,我好害怕的啊!”

      “没事的,玄宏真人会照耀着你!”

      这个测试者也是哭爹喊娘的,简直就是将玄宏真人当成了他的祖宗,然后放在正常的情况之下,他这肯定是通过不了的。

      这也是尉迟实力绝对的碾压,这才让仙石重新绽放了一些光芒,当然这也不仅仅是让他自己出手,而是暗中稍微控制着黑甲男人。

      是让黑甲男人有了一种迷惑感,他看着自己的手,根本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的手指会轻轻的颤抖一下,接着就带了一些灵气出去了。

      “难道是我最近青楼去多了?这是控制不住了?”

      黑甲男人不能理解,但他还是很快的冷静了下来。

      其实这样的效果也行吧,反正该通过的人已经是通过了,就算是有人蒙混过关,但以后有办法直接碾压他们,放进来杀即可。

      而外面的人群已经是陷入到了躁动不安中。

      我的天啊,今天竟然一次性通过了三个人啊,这三个人绝对不是什么官宦的存在啊,绝对不是什么大人物的,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啊,那么他们可以,我们也一定是可以的啊,于是一些被强行带过来的孩子,这就要被直接推到仙楼里面!

      孩子们哇哇大哭,他们根本不相信玄宏真人的啊,但是自己的爹娘简直就像是魔怔了一样,这是要将自己送过去的啊。

      看着仙楼周围的震撼情况,尉迟只能是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我新的两个弟子估计就是这样来的,她们是被带过来的,看见别人通过了之后,她们的娘就将她们送了出去,碰碰运气的,结果死路一条了。”

      而黑甲男人则是皱着眉头:“这种事情都是要报名的,你们想要忤逆玄宏真人的意思吗?等三日之后,你们再来!”

      “啊,还有三日之后,大人您就帮帮忙吧,测试要不了多长时间啊!”

      一个爹,这是将自己的孩子直接往上推,八九岁的孩子哭得就像是一个落难的“人参”一般。

      “还有我的孩子啊,我的孩子也是非常愿意相信玄宏真人的啊!”

      另外一个老头子,这也是拿拐杖打着自己的孙子,是直接将小崽子往仙楼里面赶鸭子一样的驱赶。

      看着这种又哭又闹的样子,尉迟受不了了,倒也是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好真实的一座城池,简直就是有趣的很呐。”

      ……

      “南城里有三种孩子。”

      “第一种还是是幸福的,他们的爹娘打小就没有让他们去信仰玄宏真人。”

      “第二种是无辜的,他们的爹娘临时起意,让他们过去碰碰运气,下场绝对很惨。同时也有一些孩子被大家族收养,这是专门送去送死,就是为了造成一种“富家子弟”也会被杀的假象,是调和民意用的。”

      “第三种是可怜又可恨的,他们主动的追求玄宏真人,更是在追到手的时候展现出来那种非常残忍的一面。”

      尉迟暂时离开了仙楼,他走在南城简陋的大街上,真的就是无语的很,讲真的,刚来到南城的时候,只是觉得这个地方稍微破败了一些,虽然是一个城池,但连徐福镇都是比不上的,徐福镇现在怕都是有七十万的百姓。

      但现在来了三日之后,就现在所收集到的消息来看,这城市之所以落难成为现在的模样,主要还是因为玄宏真人的锅。

      “自然了,除了三种孩子之外,南城也有三种大人。”

      “第一种是普通的无辜者,他们不愿意让孩子去找玄宏真人,而本身也实在是没有能力带着孩子离开这种地方,只能说实在南城里面委曲求全,但好歹也是可以让自己的孩子和自己不用担心生命的危险。”

      “第二种是活该者,他们将自己的孩子亲手送上了死亡路,或许对于他们来说,养孩子就像是赌博一样,就是过来碰运气的,运气好的话,那么自己一飞冲天,运气不好的话,那么就是孩子的过错了。”

      “第三种是既得利益者,他们明明就是可以直接站在世道的终点,站在南城的至高权利上,但他们又不敢这样明目张胆搞这种皇位世袭,只能说是将自己的孩子送出自己的宅邸,接着伪装成普通人的样子,是让孩子走这种试心石又或者是垫脚石,和真正普通人家的孩子“公平竞争”,接着一飞冲天。”

      你说说这种东西是不是活久见?

      尉迟好歹是心态还是不错的,不然就白天发生的那种事情,现在都要吐出来了。当然现在的情况也不只是局限在仙楼中,尉迟需要好好的了解一下这黑甲男人,通过对于黑甲男人的了解,或许能够有效的了解现在的南城局势。

      “我今天让他犯了两次失误,等到他回到家之后,他应该会提起来这种东西的,眼下还有几个时辰便是天黑,等到天黑的时候我就去做一回梁上君子,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尤其是如果能够知道对方的门派是什么,那么就是皆大欢喜了。”

      “只不过他们的语言明显就不是这一代的人,如果没有本地人的帮忙,那么我还真的就是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话语,这种语言也是一种天然的屏障,这个时候我总不可能让南城的人帮忙的吧,不要一不小心,我自己来了一个自投罗网。”

      “那么我还是需要花费一些珍贵的道点回去登仙门,自从我将两个女孩解救出来之后,她们已经是去了登仙门三天了,一方面回去看看她们的情况如何,另外一方面似乎青竹这天然呆的小丫头对于这种语言有些了解?”

      尉迟思考了一下自己青竹徒儿的事情,好像青竹不是本地人的,她是来自于第四州的,是之前一路追杀,是通过河道慢慢的来到第三州的,前后也是折腾了很长的时间,所以这是第四州的语言吗?

      ……

      登仙门中,尉青竹和沈青涵正在安心的给两个人身上刷去泥土和污垢,坐在荷花池中,两个女孩终于是逐渐的冷静下来了。

      她们刚刚到登仙门的时候,这也是手足无措非常害怕的,认为自己被带到了什么黑暗的门派中,但是后面有了其他登仙门弟子的帮忙,她们是逐渐的冷静了下来,往后好几天没有能够休息,关押在水牢里面更是差点死去。

      现在有了一个安全地方之后,这一睡就是地老天荒的,现在刚刚醒过来,刚刚是从登仙门里面得到了一些食物,是吃饱饱的,这就清理自己的身躯污垢。

      尉迟是不知道登仙门现在的情况,否则怕是要憋不住说句话:“吃饱了不能立刻沐浴诶,血液都在消化食物中,这个时候洗个热水澡,弄不好要大脑缺血直接晕过去,尤其是这两个孱弱身躯的小丫头。”

      而沈青涵则是好生好意的说道:“青竹啊,你问问她们现在的想法,她们两个人好像是姐妹来着的,但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她们的名字诶。”

      整个登仙门只有尉青竹一个人明白她们两个人在说什么话语,其他的弟子压根就是听不懂的,且是那种真的听不懂。

      这还不是前世各种方言之间的区别,简直就是中文和一些小语种的差别,简直就是不能给予一一对应的,可以说是真正意义的外乡人、外州人?

      青竹点了点头,这也是主动问道:“还不知道你们两个人的名字?”

      接着就开始和这两个女孩开始你一句我一句话的对话了,可以看得出来两个女孩还是有些尴尬和拘谨的,毕竟到了别人的门派中,还让别人给自己刷背。另外刚刚经历过生死,整个心态还没有完全恢复。

      等到最后青竹接连不断的点头,心中稍稍总结了之后,这也是对着自己的大师姐沈青涵说话了。

      “大师姐,她们是来自于南城的,然后是一个姐妹来着的,姐姐叫做江二月,妹妹则是江三秋,然后她们之所以变成这样,这就是因为她们的娘强行让她们去测试什么东西。”

      “具体我也不太懂什么测试的,但测试的结果她们是没有通过的,然后就在要被杀害的时候,然后掌门师兄忽然之间出现的,便是利用了一些办法将她们直接解救了出来。”

      “她们说现在非常感激掌门师兄,说如果能够见到掌门师兄,那么掌门师兄就是她们的再生父母,说是做牛做马也没有问题的。”

      沈青涵听的一愣一愣的,她可真的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事情越来越不对劲的,怎么可能有什么测试就要人命的啊。

      “不懂。”

      “也不知道掌门师兄什么时候回来的,掌门师兄回来了之后,我们就知道情况了。”

      而就在沈青涵想念自己掌门师兄的时候,两个女孩是相继扭头对着尉青竹说了一些话语,沈青涵肯定是听不懂的,不过听的是连连点头。

      更是说道:“掌门师兄,谢谢救命之恩。”

      “……”

      “不是脏门思胸,是掌门师兄。”

      “也不是解解,是谢谢。”

      “和我读,是救命之恩,不是揪蜜枝嗯。”

      沈青涵:“……”

      这个她懂了,应该是自己这师妹在教导她们说这些地方的一些白话,再去看着两个人那种内心真切流露出来的感激,她这也是能理解的。

      嘿嘿,我的掌门师兄,谁不喜欢呢?

      ……

      尉迟回到了登仙门,这也是瞧见了自己的弟子们,弟子们有的是在修炼中,一两只则是来迎接了他。

      “她们怎么样?”尉迟看着礼长依。

      “应该是没有问题了,已经是逐渐冷静下来了。”礼长依不太好意思的说道。

      “好,我们过去看看?”

      “嗯啊,掌门师兄!”

      ……

      登仙门的山腰处,一炷香之后,两个女孩已经是来了。

      接着尉迟还没有说话,这两个女孩就已经是同时下跪,更是对着他说道:“咱们四胸,歇歇啾咪之恩。”

      好家伙,还是歪果仁吗?尉迟哭笑不得,这也是笑着作揖道:“不客气不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沈青涵拍着额头,这两个丫头不会翘舌和平舌的,说话的时候有些费劲,不过能够勉强说出来这已经是不错了。

      “青涵。”

      “诶!我在!”沈青涵立刻兴冲冲的跑过来。

      手一挥,新的一座六角仙楼起来了,看的江二月和江三秋两个小丫头震撼无比,再听见旁边的尉迟说道:“青涵,你带着她们先去休息吧,等我这边事情彻底结束了之后,我再回来和她们具体商议。”

      “这两日你就负责好好的照顾她们。”

      “她们就交给你了。”

      得令!沈青涵立刻行礼:“掌门师兄放心,有我一口吃的肯定是有她们一口喝的!”

      尉迟笑着:“没有这么夸张,那么你先去吧。”

      “好嘞!”

      尉迟现在并不准备和两个女孩多说什么,主要就是言语不通,眼下主要还是有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看看青竹到底能不能听懂她们的说话,随后这目光也是落在了尉青竹的身上,尉青竹心领神会:“掌门师兄要的东西,我都能够明白。”

      你明白个锤子……尉迟哭笑不得:“她俩如何啊?”

      ……

      接下来一番的沟通之后,尉迟连连点头。

      他算是知道自己这两个新弟子的大概情况了,年纪稍微大一些的,今年十四,是叫做江二月的,另外年级小一点的,今年十三月,则是叫做江三秋。

      另外这两个人还真的就和自己的猜测一样,是被自己的爹娘给坑了。

      最后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点,也就是尉青竹能够听得明白这两个人说的话语是什么的。

      “掌门师兄,这是第四州的语言,我会说第四州的官话,而她们说的虽然是第四州的话,但是并不是非常的标准。”青竹小丫头单纯可爱又很萌的说道,她是因为地位比较高,所以从小就会学习多几门语言的。

      “厉害的青竹小丫头,那么青竹你果然是第四州的人啊,所以你觉得她们也是第四州的人吗?”尉迟挺纳闷的,这第四州的人怎么跑到第三州来了?

      “布吉岛哎!”青竹卖萌。

      这丫头的小心思……尉迟打趣的说道:“打烂你的布吉岛,那么你随我去一趟南城吧,服了隐匿身形的丹药,帮我听听看具体的情况。”

      尉青竹顿时眨巴了一下眼眸:“就我和掌门师兄的吗?”

      “是啊。”尉迟点头,其他弟子过去也没有用,还是老老实实的修炼,更不说南城现在情况未知的。

      “噢!二人独处的机会,青竹还是非常愿意的!”咬着小唇瓣,含着言语,楚楚可怜的眼眸更是有些小期待的样子。

      小丫头破天荒的害羞起来了,这要不是眼下南城的情况比较特殊,不然又被这个小妮子撩到了。

      笑着。

      尉迟:“走起。”

      随后牵着小丫头细腻的小爪子,再去看人,这人已经是到了南城的外面了,又是一枚丹药送到了自己的嘴巴里面,尉迟一边朝着前面看过去,一边也是将丹药递给尉青竹,结果在确定周围没有人的时候,这也是有些好奇。

      这丫头怎么不拿丹药?

      扭头一看,好家伙,这小丫头张着小口,就等着投喂呢。

      “靠!”

      “你也太会了吧?”

      “感情您的娘亲是哪一位啊?”尉迟哭笑不得的,这也是将这一枚丹药塞到她的嘴巴中。

      吞下了这丹药,尉青竹笑着说道:“我娘的身份落在第三州中,她便是花魁。”

      尉迟:“……”

      懂了。

      ……

      进了南城,尉迟是将大概的情况告诉了尉青竹,尉青竹听的面貌惊讶的很,这还会有这种城池的吗?

      这么可怕的?

      “就是这么可怕的,所以二月和三秋两姐妹,她们就是来自于这样的南城。”

      “噢!那么掌门师兄来南城干什么呢?”

      “我是偶然路过,我是要去甲类大城的。”

      “嗷!”

      拉着她的手一路走,尉迟很快找到了那个黑甲男人,这黑甲男人就是站在刑场中,就是到处巡逻的,这还是很好找的。

      “晚上你听听看他在说什么东西,我实在不能懂他们的言语。”尉迟小声的提醒了一下。

      如果自己可以听得明白,那么事情就不用这么复杂了。奈何语言不通真的就是一个大事情,另外咱们这登仙门里面还来了两个歪果仁?想了想也是有些苦笑的,这种东西真的就是说一个“缘分”的。

      不懂没事的,尉青竹听话的说道:“掌门师兄,我可以教给你第四州的语言,我听闻一种功法,只需要掌门师兄和我有害羞的关系,那么我就可以传授给你的。”

      呵呵,尉迟白了一眼尉青竹这正儿八经的样子:“你看我相不相信你。”

      “试试看不就知道了蛮?”

      蛮?你这语气词哪里学来了,怎么登仙门自己每一次回去都感觉不一样的,尉迟笑着也不敢搭话,这小丫头太会了。

      不过娘亲是花魁,这就是能理解了,一方面花魁的确很懂,另外一方面能够最后让花魁垂怜的,这一定是个大家族的。

      也难怪尉青竹这大家闺秀的独特模样。

      这就符合逻辑了。

      ……

      夜晚很快就到来了。

      他尉迟已经是带着尉青竹一同猫在了别人的屋檐上,正在思考一些事情的时候,这黑甲男人已经是回来宅邸了。

      好大的一个宅子啊,这也是亮堂无比的走进来,旁边很多的侍女在伺候洗手更衣,等到自己弄一个小桌子和亲友吃饭,其他的女眷放在另外一个桌子吃饭。

      “就差这个时候背诵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了。”

      “不过幸亏他们没有背诵这首诗。”

      “不然真的就更要吐了,吃鸡舌头的伟大诗人,的确是有些能耐的。”

      而这个黑甲男人就这样轻松的吃饭,各种护卫的保护之下,他安然无忧。

      尉迟则是看了一眼站在自己旁边的一个护卫,这护卫在看不见的地方正在发呆,一脸摸鱼的样子,显然实力不强,最多也就是练气境四五重的样子。当然也有强悍的护卫,也有筑基期的存在。

      但在尉迟丹药的加持下,他们依旧是不会注意到旁边的尉迟和尉青竹的存在。

      青竹小丫头则已经是可以确定了:他们竟然真的是第四州的人。

      声音逐渐的出现了。

      “诶,喝酒喝酒,吃菜吃菜。”黑甲男人随意的说道。

      “嗯,你今天是怎么回事,原本说好了只让我们本家人过去的,你这怎么还让另外两个孩子过去了?你是没有瞧见另外两个孩子脸上的丑陋笑容啊,这种笑容简直就是扭曲的很,看得我都恶心了。”

      另外一个男人则是非常好奇的,他印象中这黑甲男人没有过这种失误的,结果今天一下子失误了两次。当时他看见另外两个孩子那种得意洋洋的表情,他恨不得直接将这两个孩子直接打回娘胎里面去。

      我怎么知道啊,黑甲男人喝了一口酒,摇了摇头:“估计是手抖了。”

      “手抖了?你这筑基九重的修为,你还能手抖?”另外一个男人显然不相信。

      黑甲男人放下了酒杯,吃了一口花生米,无奈的说道:“我特么有什么办法,最近不能去青楼了,再过去,我怕是要死了。不过这种事情也不用担心,有的时候我们还是要放点这种垃圾进来的,这种垃圾以后长大之后就是标准的狗腿子,我们再去培养一下,他们会比我们更加相信玄宏真人的,哈哈哈。”

      他不觉得这种事情是大事情,不就是失误么,谁没有失误过。

      另外一个男人倒也是被逗笑了,和这黑甲男人举杯相互点头,笑着说道:“哈哈哈,也行吧,到时候看看性格恶不恶心,如果恶心的话那么就可以留下来的,如果不恶心,讲究什么公正廉明,那么就直接杀了算了。”

      黑甲男人又是啧了一口酒水:“嗯,都是小事情来着的,另外我让你调查的人,你查到了吗?”

      问完了之后,他看着对面的男人。

      男人思索了一下,随即问道:“就是那个之前众目睽睽下直接杀了两个女孩的修士吗?”

      楼顶。

      尉青竹瞬间看着尉迟,他们两个人指的应该就是自己的掌门师兄了。

      尉迟则是一头雾水的点了点头,他可不知道这两个人在叽里呱啦什么东西,简直就是加密通信的,这对于第三州的其他散修来说,对于这种听不懂的语言,这也是会有一些陌生感和畏惧感的。

      “是啊,就是他,因为这个家伙我不认识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咱们天涯门的人,所以门派那边有回应吗?有没有说这个家伙的套路?”黑甲男人顺口说道,脑海中也是出现了尉迟的模样。

      这种事情当时是不敢忤逆的,毕竟是门派的人,但后面肯定是要问清楚的,尉迟这面色太陌生了吧。

      另外一个男人则是皱着眉头,打了一个酒嗝,寻思着说道:

      “应该是有的吧?门派那边也记不清楚,反正这种事都是由那么一批人做的,这一批人反正就是几个城池里面跑,各种易容,各种不断的增加百姓对于我们的恐慌,加上之前你不是说这个修士很狂妄的么?”

      “是啊,他的确是很狂的,那种猖狂的样子,一看就是我们天涯门的人啊。”黑甲男人立刻赞叹道:“这家伙特么的凶狠模样简直就是绝了,那

      模样没有杀过几个人,这是不会出现这种目光的,更是生生掐死了这两个女孩啊,简直就是残暴的呢,我觉得我和他相比,我就是一只弱鸡的诶。”

      尉青竹再去看了看旁边的尉迟,尉迟木讷着脸,整个脸上写满了问号,再看见尉青竹珍重的点了点头:我的掌门师兄才不是这样凶横的人,他既可爱又强大,你们不过就是被掌门师兄的千面欺骗了而已。

      楼下的声音继续。

      另外一个男人听见了黑甲男人的说法之后,他也是摆了摆手:“那不就是了诶。”

      “你放心吧,南城里面还是有我们很多天涯门的外门弟子的,大家都是懂行的,如此就算是偶然有真的散修路过,他们也不敢对我们天涯门怎么样,毕竟我们的玄宏真人,玄宏老祖可是非常可怕的,哈哈哈。”

      “并且这种事情说到底,这么多年来了,会有其他的修士会多管闲事的吗?咱们修士都是知根知底的,修炼都是不容易的,谁没事跑到别人的地盘上来抢食吃的?”

      “所以对方肯定就是咱们自己人的,指不定以后咱们还能见面的。”

      黑甲男人这就完全相信了:“行,就按照你说的,这种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咱们喝酒喝酒,吃肉吃肉。”

      “嘶!”另外一个男人咋舌,“啧啧,好酒啊,对了……三天之后的测试人数会比较多,到时候你准备怎么办?”

      黑甲男人再拍了一只烤老鼠到嘴巴里面:“呃,测试人数比较多,你这边具体有数目了吗?”

      另外一个男人摇头:“暂时没有具体的数目,但是有三十多个呢。”

      黑甲男人愣了一下,接着直接骂道:“我入了这些孩子的老祖宗了,这么夸张的吗?一下子冒出来三十多个的吗?”

      以往都是三两个,最多就是四五个的,这一次一下子冒出来了三十多个的?

      另外一个男人笑着点头确定的说道:“是啊,就是三十多个的,所以你准备怎么办哦?”

      “真的就是夸张!”黑甲男人感慨了一句,倒也是随意的说道:“诶,随便留下来一两个吧,看谁讨喜就留下来,其他的孩子全杀了吧。”

      “好残忍!”另外一个男人瞬间笑了起来,更是搓着自己的鸡皮疙瘩,一副我很嫌弃你的样子。

      “哈哈哈,看看你这表情,装的还真的是像!”

      “但这种事情不怪我啊,要怪就只能怪他们的爹娘,是他们爹娘将他们推出来的,又不是我们强迫他们的,毕竟只要他们老老实实的,成为我们的羊群和家畜,那么我们也不会说什么的啊。”

      “但是作为家畜,他们偏偏就是想要翻身做主人?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所以这些孩子早死早超生,到时候就别来这种人家了,他们才是恶心人的家庭啊,我们真的就是济世救人的,不是我们的出现,他们会有多么痛苦啊。”

      黑甲男人得意洋洋的说道。

      另外一个男人认同了,不愧是自己的朋友,说话就是直白:“有道理,那么你最近修炼怎么样?”

      黑甲男人摇了摇头:“还能怎么样哦,卡在筑基呢,很难受,也不知道这一次的俸禄什么时候下来。”

      没有金银那么怎么修炼?

      另外一个男人听后,更是直接拍了拍他的肩膀:“快了快了,整个南城所有的铺子都是我们的,我们这税金还是挺满意的,这一次金银应该会不少的。”

      他们竟然是拿到了整个南城的所有生意?

      衣食住行?竟然全都是他们的吗?

      难怪!

      chaptererror();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417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