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u1ws"></span>

<i id="mu1ws"></i>

  • <i id="mu1ws"></i>
    辣文小说网 > 好汉饶我性命 > 第一百二十三章雕版印刷术!

    第一百二十三章雕版印刷术!

      不得不说有时候女人的直觉的确是非常的可怕,柳凝霜也是没想到,只是自己不经意间的一个小小的动作,竟然会引起了紫千雪的怀疑,而此时的她还沉浸在如何利用这些鸳鸯图可以在祭月节大捞一笔的幻想之中。

      “不就是量产这些鸳鸯戏水图嘛,这有何难?”王晓光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傲风,你叫上富贵和无双一起染料坊买一些各种颜色的染料回来!婉儿,去给我找一块平整的木板回来,记住,木板只要比姻缘灯稍微大一点就行!巧儿,你负责准备墨汁,一会儿会大量的用到的!嘿嘿,今天我就让你们再涨涨见识!”

      看着王晓光那从容不迫的样子,柳凝霜的心中也是不由得疑惑起来,毕竟在她的印象中还从来没有见过能够将同样的一幅图画量产出来的方法。

      天茫大陆不是没有丹青之道,但是那些以画入道的大家国手们无一不是费尽心力才能画出一幅传世之图,这样的画作通常来说都是可以一掷万金存在!

      因为这些丹青国手们不仅仅是一位画手,他们本身还是一位武道造诣极高的修行者,由于这些国手大能普遍会将自己对武道的毕生领悟融入图画之中,所以严格说来这样的画作其实已经失去了本来的意义,通常来说都是会被当做秘宝一般的存在。

      至于东阳城里那些以卖画为生的穷酸书生,他们要么是武道天赋实在差的不行,要么就是为生活所困,不得已的情况下做出几幅画出来到坊市上换几两银子,以便换买些粮食作为糊口度日之用。

      这样的画作在繁华街的市集里也很常见,且大多都是些描写山水的应景图,通常这些画售卖的对象也就是那些目不识丁的大家闺秀而已,这些闺中女子大都不想让人以为自己是个不懂风雅之人,为了提升自己的逼格,她们会不时的从集市上买些画卷来布置自己的闺房,毕竟这些千金小姐们虽然习武,但是也不想天天被人喊做是母老虎的一样的存在,所谓的欲盖弥彰大抵也是如此。

      “让我看看你究竟能带给妾身多大的惊喜吧!”

      柳凝霜深深的看了王晓光一眼,她在心中小声嘀咕了一句后便转身离去。

      其实柳凝霜在这些日子里和弟弟相处时也了解了不少关于王晓光的事迹,自己的弟弟总是有事没事的念叨着他的这位老大不但武学修为高深莫测,而且琴棋书画也是样样精通,至于诗词歌赋,那简直就是脱口而出啊!

      虽然柳傲风每次都说的面红耳赤,但柳凝霜其实压根就太不相信王晓光会有那么大的本事的!

      听着弟弟的话,柳凝霜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一笑而过,从来都没有试图反驳过些什么。

      柳家是一个寒门家族,整个族人全部加起来都不超过二百人,柳凝霜的父亲虽说挂着个族长的名头,但是这种连三等家族都算不上的小家族大多时间也都是自己过自己的而已,在这个男尊女卑的国家里,柳凝霜的命运其实也和大多数的平民家的小姐没有多大的区别,无非就是等到年纪合适了,随便找个人出嫁然后为自己的弟弟换个媳妇而已。

      为了不让柳傲风担心,柳凝霜在弟弟的面前从来都没有表露过自己的感情,对她来说,能够多卖出去几件首饰,为弟弟多积攒些钱财则成了她一直以来最为关心的事情。

      身为家中的男孩,柳傲风自然不用担心金钱的问题,他的思想也就是老百姓口中经常说的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了,正是出于这样的心理,柳凝霜才养成了贪财的小毛病,毕竟武者修行没有资源可不行啊。

      柳凝霜走后不久,小婉儿就拿着一块木板走了进来,看着王晓光摆放在桌面上的那一套工具,不仅仅是小婉儿目瞪口呆,就连紫千雪和巧儿也是有些无语了。

      “晓光啊,你这是想干什么?难道你还会木匠活?你怎么连刻刀和刨子这样的东西也带在身上啊?”

      看着这一桌子的东西,紫千雪都有点头疼了,虽说他们相处的时间也不算短,但是紫千雪对于她的这位未婚夫其实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了解,实在是因为王晓光带给她的震撼太多了,以至于紫千雪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了!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王晓光猥琐的一笑,他接过婉儿递过来的木板,然后从腰间的乾坤袋内取出了寒玉冰铁剑,只见他对着木板刷刷挥出两剑,那张木板瞬间就被切成了三块薄薄的板子,王晓光将三块板子放在桌上,拿起刨子对着板子粗糙的表面打磨起来,毕竟这些板子上面的木屑很多,如果一不小心刺到手里也是非常的难受的。

      王晓光的动作非常的迅速,只是说话间就将三块板子打磨的光滑无比,他拿起一块板子仔细比划了一下,不由得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着这块薄如蝉翼的木板,紫千雪有些疑惑的问道:“晓光,我们是准备要卖鸳鸯图,你弄几块这么薄的板子有什么用?”

      王晓光将木板放在桌上,他拿起刻刀笑着说道:“我这是准备做模板啊,你们听说过印刷吗?我要做的正是用于印刷的模板!”

      “印刷?那是什么?”看着紫千雪三女那一脸茫然的样子,王晓光满意的点了点头,果然老祖宗的那些宝贵的发明还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啊!

      “我今天要用的技术被称为雕版印刷术,其中的原理呢其实非常简单,只要提前在这些木板上刻画好鸳鸯的图案,然后对着宣纸印刷上去就可以了,这样的话不但省时而且还省力,就连巧儿和婉儿这样的小丫头也是可以轻松的画出来一副鸳鸯戏水图呢!”

      王晓光虽然说着话,但是他的手上却没有丝毫的停顿,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三女就看到一副和画卷上一模一样的鸳鸯戏水图出现了木板上。

      王晓光扫了一下桌上的木屑,他把模板放在一张宣纸上,只见他用毛笔轻轻的一描,一张没有上色的鸳鸯戏水图便再次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哇,好厉害啊,光哥哥,让婉儿来试一试!”

      “姑爷,您真是太厉害了,您是怎么想到这样的方法的?”

      “晓光,你要给我带来多大的惊喜才算满意啊!”

      看到王晓光如此轻易的便描绘出一张这么漂亮的图画,就连紫千雪这样一向稳重的女子也是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王晓光将模板交给交给紫千雪后微笑着说道;“我再雕刻两幅款式不一样的鸳鸯图,这样的话我们也可以让客人自己选择喜欢的样式,等傲风他们带着颜料回来以后我们就可以开张营业了,另外千雪你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拿出几张鸳鸯图上色,然后当成样板挂在摊位上,这样就更加可以吸引那些顾客了!”

      紫千雪接过那张模板,她一脸温柔的看着王晓光道:“嗯,放心吧,包在我身上了,唉,晓光啊,你总是这样时不时的就能带给我一些惊喜,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现在的心情了,不过你那张手绘的姻缘灯可是必须给我,我打算挂在闺房中一辈子,嘻嘻!”

      看着这位心思单纯的未婚妻,王晓光此刻的心中也是泛起一片柔情,他拉过紫千雪的小手,柔声道:“只要你喜欢,我还可以画些不同样式的画送给你的!”

      “嗯!晓光真对我真好!你能这样说,人家真的很开心。”感受着王晓光那热情如火的目光,紫千雪洁白的俏脸上也是泛起了一丝丝的红晕。

      “嗯哼!你们俩要秀恩爱是不是可以找个没人地方在秀啊!没看到我们正在忙着吗?你们俩这样做真的合适吗?话说你们的良心不会痛的吗?”

      “哇,小姐,姑爷,你们俩可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啊,巧儿现在真的好开心啊!啊~~!巧儿已经在幻想着可以照顾小少爷时的样子了,小姐、姑爷,你们俩不如今天就直接把亲事办了吧!”

      看着王晓光和紫千雪一副你侬我侬的样子,小萝莉婉儿立刻不甘心的直接炸毛,而紫千雪的小丫鬟巧儿则是眼冒星星,一副吃了一嘴狗粮还满是享受的样子!

      “巧儿,在这么口无遮拦的话小心我教训你!还不赶紧干活!”紫千雪听到巧儿的话明显是害羞了,她嗔怪了巧儿一句后低头就开始印刷鸳鸯图,但是她那副手忙脚乱的样子则是赤裸裸的出卖了她此时羞涩的心情。

      “嘻嘻,小姐,巧儿来帮你!”

      “呜呜!要不是看你救过我,我才不会这么容易妥协,本来正妻的位置可是属于人家的!”

      王晓光意味深长的看了紫千雪一眼,他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然后拿起一块薄木板再次专心雕刻了起来。

      不得不说着雕版印刷术真的很便利,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他们几人就印刷出了一百多张鸳鸯图,紫云霄本来也是想来帮忙的,但是在被小萝莉婉儿幽怨的瞪了一眼之后只得悻悻一笑,然后狼狈的返回了柜台。

      当柳凝霜带着李富贵和郑无双抱着几种颜料回到长青阁的时候,他们直接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看着那厚厚一沓的鸳鸯戏水图,柳凝霜的眼睛差点变成了银锭的形状,她美眸泛光,望向了正在埋头工作的王晓光。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认真工作中的男人无疑是最帅的,柳凝霜看着正在专心雕刻木板的王晓光,她的心中不由得泛起了一丝波澜,不知不觉间她的脸上竟然也出现了一缕红霞。

      “傲风啊,你的这位老大还真是一只会下金蛋的鸡啊!”柳凝霜就这么呆呆的看着王晓光,不知不觉间竟然有点痴了。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417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