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u1ws"></span>

<i id="mu1ws"></i>

  • <i id="mu1ws"></i>
    辣文小说网 > 盘天之战 > 第63章:残酷的伐骨洗髓(4)

    第63章:残酷的伐骨洗髓(4)

      听天匠大师都这么说了,王天伦从他的手中接过那只装了满满一碗淡黄色药液的碗,但他总有些不放心,接过碗后并没有马上就把碗中的药液喝下去,而是用眼向天匠大师盯着看了一会儿,一旦他发现有什么不对的时候,他立马就把手中的碗丢到地上去,他会坚决的不喝的。

      但看了一会儿什么也没有发现,天匠大师笑眯眯的,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于是,他一仰脖把碗中的药液一气灌了下去,他不能不一气灌下去,因为这药太难喝了,一股腥臊烂臭的味儿,不一气灌下去的话,怕是第二口就喝不进去了。

      见王天伦喝下了药液,天匠大师笑眯眯的问:“怎么样,好喝吗?”

      喝完药液的王天伦一副呲牙咧嘴的样子,就看他那难受的样子,能好喝吗。

      王天伦气的差点儿就暴起揍天匠大师了,他白了天匠大师一眼道:“很好喝,你要不要也来一碗?”

      天匠大师忙摆手道:“不喝,我又没有中毒,我哪有那福气享受啊。”

      突然,他抬起手来在自己的脑袋上猛地拍了一下惊叫道:“坏了,忘了一件事了。”

      拉着王天伦急急地来到那堵墙壁前,调出三维全息光屏打开那道墙壁,然后用手向外面那苍茫无际的大草原一指吩咐:“快出去跑,跑的越快越好。”

      王天伦两眼一瞪道:“我干嘛出去跑啊,我累了,不跑了。”

      天匠大师立刻做出一副很是着急的样子道:“你不出去跑不行,你会死的。”

      王天伦大惊的问:“什么,我会死,我为什么会死啊?”

      天匠大师道:“你喝下去的那药液毒性太大,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在你的全身散发开,不然的话,它聚集在你的胃中没有别的毒去中和就会形成另一种毒,到时候你不死都不行了。”

      王天伦吓得亡魂皆冒,大叫一声:“我去,老头,你害死我了。”

      随喊,一高窜了出去,在草原上发疯的狂跑了起来,一边跑一边骂着:“尼玛的坏老头,你不把我给搞死你不算完是不是?”

      突然,他的胃中升起了一团火,而且火还似越烧越旺似的,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毒发的征兆,于是越发的发力狂跑了起来。

      随着他不断的跑动,胃中的那团火开始向他的四肢全身蔓延开来在他的全身燃烧了起来,那个热啊,烧的他边跑边“嗷嗷”的狂叫。

      突然,他有了一种感觉,那就是,他跑的越快,嚎叫的越凶,他感到身体内的火就减弱的越快,他的身体就越舒服。这样一来他就不敢停下来了,越发的一个劲狂跑了起来。

      不过,他虽然没命的在苍茫无际的大草原上狂跑,但却并不觉得累,反而觉得全身精力弥漫,有使不完的劲似的,于是就越跑越精神了。

      也不知道跑了多长时间,反正直到他把体内的火跑没了,跑得消失了,他才停了下来。

      突然,他感觉到身子很是不得劲,而且还散发出一种奇臭无比的气味,他一惊,忙低下头去他的身上查看。

      因为他出来的太急,还没有来得及穿衣服呢,不过没关系,反正整个大草原就他一个人在狂跑,也没人看他。

      这时他发现,他的身上糊了一层厚厚的,漆黑的,说泥不是泥,说油污不是油污的东西。他吓了一跳,忙用一根手指去他的身上挑下一点儿放到他鼻子的下面闻了闻,一股其臭无比的气味忽地一下冲进了他的鼻孔,渗入他的大脑,差点儿没把他给熏晕过去。

      这层臭泥是哪里来的?这片大草原中很干净啊,怎么跑了一会儿,身上就沾上了这么一层脏东西呀?

      他忙转身向回跑,那堵墙壁并没有关闭仍然开着,他急冲冲的跑进屋子后发现天匠大师正躺在一张大躺椅上迷糊着睡觉呢。

      他一高窜到了天匠大师的面前,一声暴喊:“喂,老头,我要洗澡。”

      天匠大师被王天伦一声暴喊惊醒了,他猛地睁开了双眼向站在他身前的王天伦看去,突然,他抬起手来一下捏住了他自己的鼻子大叫道:“臭死了,臭死了。”

      喊罢,用手向另一只没有盖子的钛晶合金缸一指命令道:“快进那缸中洗去。”

      王天伦看了看那只装着一缸看似清水的钛晶合金缸问:“这里面又是什么呀?”

      天匠大师一瞪眼道:“你的脑子被狗吃了,两周前我不是对你说过了嘛,那是杂质净化液,你身上的这层臭东西是从你的体内排出来的杂质,必须用杂质净化液去洗才能洗干净,不然从你体内排出来的这些脏东西就会沾粘在你的皮肤上再也洗不下来了。那你以后就做一个风吹臭十里的臭人吧,哈哈,到时候你想不出名都不行了。”

      闻言,王天伦吓得一高窜到了那只装有杂质净化液的大缸面前,一抬腿迈进了大缸中,然后往缸中一蹲就用手稀里哗啦的洗了起来。

      见状,天匠大师忙喊:“小子,别用手去洗,那些脏东西用手是洗不掉的。在里面泡着,然后你再运功从你的体内往外排,用不了多久,沾在你身体上的那些脏东西自己就掉落下来了。”

      闻言,王天伦忙停止了用手去洗身子,然后在大缸中盘膝坐下运起功来,十几分钟后,大缸中的净化液就“哗哗”的冒泡起了反应,又过了一会儿,原本清清的一缸净化液变得肮脏不堪浑浊无比,而且臭气熏天。

      王天伦实在是受不了这臭气的熏,忙停止了运功从缸中站了起来,这时他发现,他身体上沾着的那层黝黑的脏东西全洗掉露出了他原来的肤色,不,比他原来的肤色更光洁晶莹了。

      于是他一高从缸中窜了出来,然后跑到衣服跟前就要穿衣服。

      天匠大师躺在椅子上懒懒的道:“先别忙着穿衣服,去浴房洗个澡,不然身上仍留有臭味。”

      王天伦抬起自己的手臂放到鼻子的下端闻了闻,果然仍有淡淡的腥臭味儿。他一弯腰从地上抱起自己的衣服,来到门前,门已经提前被天匠大师打开了,王天伦迈步走了出去。

      一直守在外面没有动窝的巴图塔和桑洋里奇,见王天伦从里面出来了,忙跑过来向他问:“少盟主,完事了吗?”

      王天伦顾不得跟他们说话,向他们急问:“浴房在哪里?我要洗个澡。”

      巴图塔用手向楼道前方一指道:“在前面往右拐。”

      王天伦抱着衣服就向前面跑了过去,来到浴房的门前一脚踹开门冲了进去,然后就钻进已经放好水的浴缸中泡了起来。

      一个小时后,王天伦从浴房里走了出来,巴图塔和桑洋里奇仍在外面等着他,见他出来了,两个人忙跑过去在他的身上,上上下下的仔细的查看了起来,巴图塔一边看还一边伸出手来在他的身上抚摸着,搞得王天伦浑身直发毛。

      王天伦忙伸手把二人推开道:“喂,喂,搞什么呀,我又不是美女。”

      巴图塔一笑道:“少盟主,你的皮肤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好了?”

      王天伦一瞪眼道:“我怎么知道,找那老头问去。”

      说着,迈步向楼下走去,两周的时间他没有回家回学校了,不知道家里跟学校找不到他乱成什么样子了。

      下到一楼时看到天匠大师坐在一楼大厅中的一张大椅子上。

      王天伦忙对他道:“老头,我要回家。”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417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