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u1ws"></span>

<i id="mu1ws"></i>

  • <i id="mu1ws"></i>
    辣文小说网 > 我就是神! > 第一百九十二章:月之王子

    第一百九十二章:月之王子

      血之瘟疫斯图恩第一个动手。

      血河倒卷而起,朝着瓶中小人意识投影的躯壳卷去。

      瓶中小人背后的影子瞬间立起,化为一个恐怖的幽魂体怪物。

      黑漆漆的怪物手抬起,形成一个恐怖的力量场域直接将血河给按了下去,紧接着它双眼爆发出光芒,化为一道道光穿透血河,将大片的血河蒸发。

      “滋滋滋滋!”

      血河蒸发的时候,还伴随着刺耳的声音。

      血之瘟疫斯图恩发出一声咆哮,血河凝结转化,将他的身影重新吞噬。

      从粘稠的血液之中,一个类似于翼魔的怪物展翅冲天而起。

      “嘶!”

      怪物口中吐出黑红色的粘稠毒液,沾在了巨大幽魂体的身上。

      这毒液竟然对没有实体的幽魂也有作用。

      立刻看到幽魂体的身体开始病变,黑色的斑块不断的增长。

      真理贤者蓝恩这个时候也适时出手了,高近百米的神恩傀儡巨人一拳下来,带着剧烈的精神力波纹震荡,将那恐怖的幽魂体给撕开了一道又一道裂痕。

      三人的力量交错在一起,发出一声巨响。

      大地轰隆隆的震动。

      “咚~”

      一声巨响。

      整座城堡脆弱的垮塌了下去,就好是沙子堆砌起来的一般。

      周围的建筑也倒塌了一片,整个神降之城也好像一下子跳了起来。

      幽魂体发出大笑:“没有用的,我这个幽魂是不会那么容易被杀死的。”

      随着一道道彩色的光蔓延出来,幽魂体重新修复变成了原状。

      “不行!”

      “不能在神降之城这么打下去。”

      真理贤者脸色立刻变了,他立刻将神恩傀儡分裂开来,

      化为了一个个如同面条揉成的脑袋怪物。

      它们拥有着糖块组成的眼睛,通过透明的眼睛还能够看到里面流动的膏体。

      面条脑怪本身是能够飞行的,居高临下的对着恐怖的幽魂体进行攻击。

      面条脑怪脑袋里面的膏体摇动,就能够发出精神力场域,将幽魂体眼睛射出来的原罪之光冲击抵消。

      而面条脑怪的眼睛也可以发射出一种神术凝结成的光圈将幽魂体束缚住,霎时间就好像一整个军团对着幽魂体发起了围攻,

      “瓶中的小人安霍福斯。”

      “你不老老实实待在你的圣山,还敢跑出来。”

      “今天就先给你个教训。”

      “总有一天,我要打上圣山将你这个畸形的怪物铲除。”

      很快。

      他便得到了瓶中小人的嘲弄。

      “蓝恩,你在说什么大话呢?”

      “你教训我?”

      “你不过只有一个神话器官罢了,而我的神话远远超越于你。”

      瓶中小人附身的躯壳从幽魂体里露出了脑袋,看向了天空借助着空中优势不断打击自己的两个人。

      “你以为飞到天上,我就拿你们没有办法的吗?”

      瓶中的小人在下面面对变成飞行状态的血瘟斯图恩和面条脑怪的打击,一跃而起朝着天上飘去。

      幽魂本身就是可以飞行的。

      或者说也不叫飞行,它只是在天空移动。

      黑色的幽魂体冲上天空,掀起剧烈的狂风吹遍了整个神降之城。

      它一个撞击,便将七八个面条脑怪给摧毁。

      然后它狠狠的撞在了斯图恩化身的翼魔形态之上,将血之瘟疫斯图恩半边身子都给撕裂。

      但是随着斯图恩的翼魔形态发出一声嘶鸣,他的半边身子又立刻涨了回来。

      “翼魔”狠狠的一口咬在了幽魂体之上,将那黑色的阴影躯体咬下了一大块。

      瓶中小人丝毫没有畏惧,反而调侃斯图恩。

      “来啊!”

      “不死的怪物,看我们今天谁能够杀死对方。”

      “证明谁才是真正的永生,真正的不死不灭。”

      幽魂体立刻想要反击,但是周围的十几个面条脑发出一轮轮光圈,死死的缠在了他的身上。

      蓝恩:“束缚光圈。”

      这光圈阻止了他的反击动作,让他只能硬挺着被翼魔形态的斯图恩撕咬拉扯。

      这立刻让瓶中小人感觉到烦躁无比,立刻回头用恐怖的双目瞪着天上的面条脑怪。

      “该死的虫子。”

      “该死的凡人。”

      幽魂体一声怒吼,眼中爆发出了一道道光线朝着天空射去。

      面条脑怪立刻用精神力场域抵消。

      光线和场域交错,消融在了一起。

      但是那原罪之光的光线一轮又一轮,就好像不要钱一样朝着天空撒去。

      而真理贤者蓝恩的面条脑怪却没有办法和如此充足的力量,在一瞬间不断的爆发精神力场域。

      很快。

      就有面条脑怪继而连三的被击中,在原罪之光下融化掉。

      真理贤者蓝恩:“拉开距离。”

      密密麻麻的面条脑怪立刻扩散了开来,朝着更高处飞去。

      这个时候幽魂体也挣脱了束缚,再次开始对翼魔形态的斯图恩展开了攻击,斯图恩立刻适时松开了幽魂体朝着高处窜去。

      “你们两个。”

      “给我死。”

      瓶中小人斯图恩哪里受过这种气,他立刻操控着幽魂体朝着高处的面条脑怪和“翼魔”追去。

      三个恐怖的存在前后冲破天空的云层,出现在了云海之上。

      这也本就是真理贤者蓝恩的意思,想要将瓶中小人和血之瘟疫斯图恩引出城市之中。

      在蓝恩的刻意引导下,三个人的战斗越来越激烈。

      也离神降之城越来越远。

      但是真理贤者蓝恩也逐渐的发现,自己的精神力在逐渐的消耗殆尽。

      这样剧烈的大战,对于力量的消耗是无法想象的。

      和他不一样,面前这个两个怪物却好像拥有着无限的力量一样,

      随着面条脑怪一个又一个被击毁,蓝恩的精神力却无法再次凝聚出新的面条脑怪。

      最后。

      只剩下了十几个面条脑怪。

      尤其是其中一个还隐藏着蓝恩本体所在,也是蓝恩核心的力量。

      瓶中小人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他立刻将主要针对的对象从血之瘟疫变成了真理贤者蓝恩。

      他想要先杀了真理贤者蓝恩,再反过手来教训血之瘟疫斯图恩。

      巨大的幽魂体直接张开了嘴巴,原罪之光瞬间绽放出无数条射线穿透了云层和天空。

      一瞬间,蓝恩的大部分面条脑怪傀儡都被摧毁。

      蓝恩自身隐藏本体的面条脑怪也在仓皇的躲避原罪之光的射线,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要不是其他傀儡帮忙抵挡了几下,恐怕他第一时间就被击中了。

      但是。

      这也让蓝恩本体藏匿的地方,被瓶中小人给发现了。

      它发出了惊喜的窃笑,揶揄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

      “蓝恩!”

      “你这个真理圣殿的贤者,今天恐怕要死在这里了。”

      它发出一声高喊,迫不及待的说道。

      “凡人们。”

      “感受来自于神话的力量,还有知识之神赐予你们的绝望!”

      “看着你们的最强者,凡人的巅峰在神话的面前是如何的不堪一击吧!”

      瓶中小人再度积蓄力量,朝着蓝恩逃离的方向轰击而去。

      但是这个时候,化身翼魔形态的斯图恩突然展开了翅膀,挡住了那一道道原罪之光。

      这让蓝恩顺利逃脱,从天空朝着地面坠落下去。

      瓶中小人气急败坏。

      这一场大战对它来说,就好像是一场游戏。

      但是之前他还击的时候死死的被人拉住了手,这已经足够让它生气了。

      这一次将要斩下敌方头颅的时候,又被另一个人给坏了好事。

      这游戏体验,对它来说实在是够糟。

      “斯图恩。”

      “你救他干什么?你也是真理圣殿的人吗?”

      “你这个不死的怪物,做什么好人?”

      幽魂体接二连三的对斯图恩发起了反击,翼魔形态的斯图恩大半边身子崩散成为血河。

      但是很快血河又凝聚在了一起,重新化为了一个人类的身形。

      他丝毫不退让,直接用人类形态和幽魂体展开了对攻。

      他一只手抓在了幽魂体的身上,直接让幽魂体的身体开始畸变从虚幻化为实质,然后不断生长直至崩溃。

      幽魂体的另一边攻击了过来,他化为一道血光绕过。

      另一只手直接按在了幽魂体的脑袋上,病变的力量侵蚀如幽魂体的体内。

      但是随着幽魂体爆发出一轮彩色的光芒,它立刻恢复如初。

      “没有用的。”

      “我的精神力是无穷无尽的,这幽魂体是你无法摧毁的。”

      斯图恩又化为了翼魔,再次和瓶中小人开始了力量的对耗。

      两个人谁也杀不死对方,谁也奈何不了对方。

      唯一的办法,就是耗到对方的力量竭尽。

      另一边。

      真理贤者蓝恩掉落在了神降之城的城外,很快祭司团的人和一大群士兵立刻冲出城,朝着蓝恩坠落的方向赶来。

      “这就是。”

      “神话的力量……么?”

      蓝恩失神的看着天空之中,他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被逼得退出了战场。

      那两个怪物此刻看上去就像是邪恶版本的神灵一般,强大到难以想象和不可思议。

      他们的战斗在凡人看来如同天灾。

      但是实际上对于厮杀中的双方来说,这一场战斗可以称得上无趣,这种感觉蓝恩也感受到了。

      没有丝毫的紧张刺激。

      因为谁也杀不死对方,谁也奈何不了对方。

      厮杀对战到了这个份上,就让人感觉像是两个人你敲我一下,我敲你一下。

      然后看谁最后谁打累了了,或者谁打得烦了。

      便宣告结束。

      没有生死危机,也没有结局。

      越是如此,越是让蓝恩感觉到了危机。

      如此强大的怪物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三叶人们又该如何去阻挡?

      “血之瘟疫斯图恩和知识之神。”

      “他们这近乎无穷无尽的力量,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真理贤者蓝恩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瓶中小人和血之瘟疫斯图恩到底是什么东西,

      瓶中小人又是如何成为神话形态的,血之瘟疫斯图恩为什么能够和瓶中小人打上这么久。

      费雯带着祭司团的人来到了蓝恩的身边,她看到蓝恩的时候瞬间松了口气。

      “老师!”

      “您没事吧!”

      蓝恩看着天空摇了摇头:“我没事。”

      一行人围在蓝恩的身边,跟着他一起看天空之中的怪物和邪魔之战。

      黑色的阴影在云层之中蠕动,一道道射线不断的穿透云海。

      恐怖的怪物不断的变化着形态,时而变成长着双翼的魔怪,时而变成了人形,时而变成了死死纠缠在怪物身上的血河。

      地面上的祭司团的人一个个看得瞠目结舌。

      而神降之城中的平民和贵族,更是在这力量下瑟瑟发抖。

      若不是真理贤者蓝恩将这两个怪物引出了神降之城,他们在城内打起来的话。

      那场景。

      让人不敢去想。

      费雯忍不住问道:“老师。”

      “您觉得谁会赢?”

      真理贤者蓝恩:“不出意料的话,应该是血之瘟疫斯图恩赢了。”

      但是他又立刻推翻了前面的话:“不,谁都不会赢。”

      “只是那邪魔意识投影的时限应该快到了,它要重新回到圣山的幽魂之城中了。”

      果然。

      和真理贤者蓝恩预料的一模一样,等到天空渐渐泛白的时候。

      那黑暗阴影组成的幽魂体一点点消散,最后变成了一个腐烂发臭的尸体。

      一次意识投影,一个幽魂教团的大主祭便没有了。

      那尸体发出了一句:“莱斯特,我在幽魂之城等着你。”

      然后便坠落了天空,砸在了地面之上。

      融化成一团黑泥。

      血之瘟疫斯图恩也没有留下,随着瓶中小人的退场一同消失在了远方。

      不知道去向。

      可能是去圣山和幽魂周围做着布置,也有可能是去其他城市继续打击“知识之神”的信徒。

      一切结束,真理贤者蓝恩这才回过头来。

      “还有两个幽魂教团的大主祭呢?”

      他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对了,妖精……”

      他扫了一眼周围的其他人,原本的话稍微变了一下:“妖精表演团的那个团长呢?”

      费雯早就安排好了城内的一切:“幽魂教团剩余的两个大主祭乘乱逃跑了,妖精表演团的团长没有事,之前就已经回去了。”

      真理贤者蓝恩听到这里点了点头,总算是松了口气。

      但是他又忧心忡忡的看向了圣山方向,沦陷了多年的神仆之城。

      新一代出生的年轻人,已经渐渐不记得那个繁华、富饶、神圣的圣山和神仆之城了。

      他们记忆之中更多的,是邪魔的幽魂之城。

      是恐怖、邪恶、死亡之地。

      “它的野心越来越大了,也越来越疯狂了。”

      “我们必须想办法遏制它,甚至消灭掉它。”

      蓝恩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眼神凝重无比的说道。

      “要不然。”

      “有朝一日它一定会成为毁灭我们的灾难。”

      -----------------

      神降之城。

      晚安旅馆。

      妖精表演团的人一个个站在拖车之上或者旅馆的门口,抬着头看着远处的大战。

      每个人都张大了嘴巴。

      普通人哪里看到过这样恐怖的场景,他们见过的最厉害的人物便是之前出现在晚安旅馆之中的三个咒印祭司。

      但是这三个人在这场大战面前,完全不值一提。

      估计一个照面就会被天上的那三个存在掐死,就好像捏死一个虫子一样。

      “啊!”

      “好可怕。”

      妖精捧着小脸,惊叹说道。

      她也没有想到那个小人竟然有这么厉害,又感觉神话生命就应该这么厉害。

      但是对于妖精来说,也只能叹一声可怕了。

      生活在神之国度的妖精们对于力量的强弱并没有一个明显的概念,他们见过化为太阳的神器,见过智慧王冠和神恩石凝聚成的神之月。

      对于这根源一般的神器和力量面前,其他的一切又都显得不值一提了。

      相比于力量,妖精们更喜欢比拼其他的东西。

      比如文学素养?

      瘦高佬看着那不可一世的黑暗阴影组成的幽魂体,吓得手都在发抖。

      “刚刚我们距离这个怪物只有几百米吗?我们还要冲到它的面前去救人?”

      小机灵点了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没错!”

      “今天你做出救人的那个决定的时候,我真的是无比佩服。”

      “瘦高佬,我第一次发现你是如此的有勇气。”

      妖精茜米拉回过头:“如果你们知道敌人这么可怕,还会去救我吗?“

      巨人憨厚的摸了摸头:“我们没想那么多。”

      “但是我们的团长被人抓走了,不论是谁,我们就一个字。”

      “和他们干。”

      小机灵回过头来,扶住了额头:“那是四个字。”

      外号巨人的高壮三叶人补充了一句:“那就是干!”

      小机灵:“这也是四个字。”

      巨人认真的说道:“我说的是干。”

      小机灵坏笑了起来,巨人这才知道他戏弄自己,生气的要追打他。

      两个人绕车停着的拖车追个不停。

      瘦高佬大笑着说道:“其实,对于我们来说什么祭司啊,什么邪魔啊都差不多。”

      “反正都是我们无法对付的人和力量。”

      “但是我们虽然没有什么力量,勇气和智慧还是有的。”

      “至少。”

      “我们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的团长被抓走,而什么都不做。”

      瘦高佬说完还推了推身边的另一个妖精表演团成员:“是不是啊!戏法师。”

      戏法师很冷酷:“嗯!”

      妖精团长茜米拉从拖车上跳了下来,对着在场的人说道:“谢谢你们啦。”

      虽然发生了这样可怕的事情,但是第二天的神降之城依旧和往常一样繁华热闹。

      天亮之后。

      街道的店铺一个个依旧开门,人们还是照常出门进入工坊工作。

      哪怕面临再大的威胁,对于普通人来说日子还是要继续。

      一切还是要往前走。

      妖精表演团的成员们也开始准备着他们的另一场表演,面向神降之城所有人的表演。

      “开始了。”

      “补上我们的祈愿节特别专场。”

      妖精茜米拉当着所有人大喊:“这一次,我们要演《月之王子》。”

      所谓的月之王子,其实就是耶赛尔。

      耶赛尔的名字是月色的意思,《月之王子》的故事便是讲述耶赛尔王还是王子时候的故事。

      耶赛尔王的一生是精彩的,他的结局却是悲惨的。

      但是如果只看他的前半生的话,堪称是梦幻而让人向往的一生。

      他是初王莱德利基最钟爱的幼子,他生来就拥有着智慧权能,他拥有着英雄一般的气概和勇气。

      他出生在神赐之地和神灵的视线之下,少年便从神那里得到了鲁赫巨怪的力量。

      他也是第一个踏出了神赐之地,建立了海底城市的人。

      也是他寻找到了起源之地,建立起了这座神降之城。

      在这座城市。

      没有人不知道耶赛尔王,因为这里到处都有着耶赛尔王留下的印记。

      哪怕。

      许多东西早已在岁月之中渐渐磨灭,但是那印记依旧留在人们的心中。

      《月之王子》就是将耶赛尔一生之中黑暗和悲惨的部分剔除的,演给孩子们看的一个童话偶戏剧目。

      这是妖精表演团有史以来进行过的最盛大的一场表演,因此直接选在了神降之城因赛神殿旧址改造的礼堂进行。

      随着织之神殿的出现代替了因赛神殿,祭司们早就搬到了神降之城的另一边去了。

      这里也就渐渐成为了一处礼堂。

      一些重要的仪式、典礼、节日盛典、迎送会都会在这里举行。

      妖精表演团很轻松的将这里租赁了下来,直接将这座旧日神殿当做布景,上演了一场大型人偶戏剧。

      他们使用等人高的人偶,用精致的画布装饰殿堂,用金属喇叭放大配音。

      妖精计划和操偶师们在大殿上的石梁上进行操控,完成了这一次的表演。

      终于,要到了开演的时候了。

      礼堂中。

      妖精透过帷幔的缝隙看向外面,可以看到外面是人山人海。

      不仅仅搭坐席上坐满了人,连街道上都被人群堵住了,还有不少被人群吸引来的小贩在街头叫卖。

      之前在新国王的加冕典礼上妖精们的表演便传遍了神降之城,这一次能够出现这样的盛状丝毫没有意外。

      妖精回过头来,对着所有人说道。

      “要开始了!”

      “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妖精表演团的成员们一一回应。

      “开幕!加油!”妖精团长给所有人打气。

      大幕拉开。

      以宫殿为背景的舞台上,出现了耶赛尔的人偶和带着智慧王冠的智慧之王莱德利基。

      一出生,他便被莱德利基赋予了智慧和知识,还被智慧之王带着去觐见了因赛神。

      刚一开演,下面便一片混乱。

      所有人看着幼年时候的耶赛尔王,激动不已。

      “耶赛尔王。”

      “这就是耶赛尔王啊!”

      “天选之子,初王最钟爱的幼子,神选定的智慧王冠继承之人。”

      所有人都向往成为耶赛尔这样的人,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功绩,还有他的高贵到极点的出生和背景。

      用天选之子四个字来形容他,绝对不为过。

      小时候的耶赛尔,就表现出了他的聪明智慧和勇敢。

      他得到了神赐予的鲁赫巨怪,拥有了掌控这继承了生命之母权能和血脉的巨兽,不过他丝毫不惧怕这恐怖的怪物,还将它当做了自己的伙伴,并且给它取了个名字。

      舞台上,背景换成了一个月色大海的布景。

      耶赛尔站在大海之前,和一个占据了整个画布的巨怪说话。

      “我叫耶赛尔。”

      “意思是月色,就是夜幕降临的时候月亮投下的光辉,是我母后最喜欢的景色。”

      “她将这世间最美的景色送给我,希望我成为如同月光一样的人。”

      “不像太阳那样暴烈而不可直视,如同月亮一样照亮大地。”

      画布上的鲁赫巨怪没有任何动静,而耶赛尔人偶却非常高兴和激动。

      背景音:“耶赛尔王子可以通过鲁赫烙印感受到巨怪的一切。”

      耶赛尔接着说道:“你没有名字?”

      “那我就给你取一个吧!”

      人偶耶赛尔对着鲁赫巨怪说道:“妮妮!”

      “哈哈!你的名字就叫做妮妮!”

      “我们一起去海里吧,你这么大这么厉害,海里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你的步伐。”

      人偶跳入画布之上,然后那画布开始舞动拉远。

      “哇!”

      这一幕看着就好像耶赛尔驾驭着鲁赫巨怪深入大海远去,台下不少孩子甚至大人都露出向往的目光。

      人偶戏剧目中的台词来自于真实的历史,也是真正的月之王子说过的话。

      这些就连《希因赛史诗》和《智慧之王的赞歌》里都没有记载。

      也只有妖精这种存在,才如此清楚的知晓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鲁赫巨怪。

      曾经王权和力量的象征。

      谁小的时候没有想过,自己是一个拥有着高贵血脉的王权血裔,生来便可以召唤海里面的无敌巨怪。

      看着《月之王子》的故事,台下的孩子们也幻想着自己变成历史中的那个月之王子。

      他是高贵的初王幼子,拥有着智慧之王的宠爱和因赛神的祝福。

      就好像。

      拥有着这世上的一切。

      故事一点点推进。

      观众也一点点被彻底带入了进去,他们好像也一起回到了那个神话时代。

      那个神与人居住在同一片大地的时代,那个蛮荒古老的世界。

      舞台下的人群角落里,坐着一个带着沧桑气质的青年三叶人和一个女祭司。

      真理贤者蓝恩和费雯也来到了这里。

      妖精能够如此轻易的租赁下这座礼堂当做舞台,也有女祭司费雯的同意。

      两个人静静的看着这一台偶戏剧目,只是和其他人不一样,他们知道舞台上操控一切的是一个来自于神之国度的妖精。

      其他人只是看一场偶戏剧目,而他们两个人却把它当成了旧日神话史诗的重现。

      蓝恩问自己最小的学生费雯:“你说。”

      “这是有臆想的成分,还是真实发生的一切。”

      “凡人真的曾经和神居住在一起,在神的目光和注视下生活吗?”

      “三叶人。”

      “真的也有如此受过神的宠爱和沐浴神恩的时代吗?”

      费雯张了张嘴巴:“应该是真的吧!”

      “《智慧之王的赞歌》里面就是这样记载的,您看连妖精的故事里也都这么说,这一切都证明神赐时代的我们就是和神住在一起,居住在神赐乐土之中的。”

      如果是别人编写的剧目,或许很多都是臆想。

      但是来自于神之国度的妖精,就完全不一样了。

      蓝恩叹了口气:“是从什么时候,我们失去了这一切呢!”

      “我们曾经拥有一切。”

      “我们拥有着智慧王冠,我们是这个世界一切的主宰,我们是神之长子。”

      “现在。”

      “我们逝去了智慧王冠,失去了海洋,失去了鲁赫巨怪。”

      “最后,就连智慧之王留下的希因赛权杖也都失去了。”

      费雯听着,也莫名感觉到有些哀伤和难受。

      那种难受无法言语,更说不出口来。

      没等费雯回答,蓝恩就接着说道:“接着看吧!”

      舞台上。

      耶赛尔长大了,带着他的追随者开始了自己的冒险。

      他建立了耶赛尔城,如今的魔渊之国王都。

      他穿过无尽的大海和耶赛尔航道,和他的冒险伙伴们来到了起源之地。

      故事到这里,便开始逐渐接近尾声。

      他站在大海边看着自己刚刚建立起来如同村庄一样的所谓城市,和同伴们一起欢呼。

      “起源之地。”

      “这里就是我们在大陆之上的起点,也是我们建立起的第一座城市。”

      “以后,我们要建立起十座城市,一百座城市。”

      “我们……”

      兴奋的耶赛尔和追随者们说着自己的理想,但是突然间激动的声音戛然而止。

      耶赛尔声音变的有些茫然,回头朝着大海的深处望去。

      “王?”

      他的父亲伟大的智慧之王莱德利基在遥远的神赐之地向他发出了召唤。

      月之王子必须离开起源之地,他将回到神赐之地接受智慧之王的王位。

      到了这里,故事便落下了帷幕。

      孩子们欢呼着,但是大人们却发出了叹息。

      他们知道耶赛尔回去之后的故事是什么样的。

      他成为王,也失去了一切。

      初王莱德利基的逝去,也代表着神赐时代的终结,所有三叶人离开了神赐乐土,开启了新的时代。

      和往常一样,故事结束之后妖精走上了台前。

      她拿出了一个神秘的盒子,选中了最幸运的孩子。

      孩子得到了欢呼,而妖精获得了美丽的祈愿之梦。

      梦和妖精的力量融合在一起,化为了一道金色的光芒印在了她金色罩衣的角落里。

      此时此刻,她的金色罩衣上已经不满了祈愿之梦的烙印。

      “嘻嘻!”

      “我终于成功了。”

      妖精高兴的露出了微笑,笑容里充满了满足和幸福。

      妖精的最后一缕愿之光,也凝聚了出来。

      只要她回到神之国度,她将成为第二个四阶妖精。

      但是她又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不对,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没有办完。”

      “祈愿节!”

      妖精还有神之使者希拉大人交给她的任务还并没有完成,要让祈愿节变成一个遍布希因赛所有城市的节日。

      7017k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417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