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u1ws"></span>

<i id="mu1ws"></i>

  • <i id="mu1ws"></i>
    辣文小说网 > 后坤 > 第二百八十八章 认亲

    第二百八十八章 认亲

      后坤

      这么个半大小子,举止从容,在宫里边,尤其当着太后也不怯场,这是个有本事的。

      舒兰不是第一回瞧见他了,他跟他娘被带回宫后,她远远的去瞧过。那外室身材纤巧,一腰盈盈,自己額涅年轻时候也跟人家没法比。汉人女子,跟旗下的女孩子不是一样规矩教大的。大约是识字读过书的,进了宫也不闹,低头微微皱眉蹙额,大方的很。

      舒兰一见之下就知道应该是阿玛喜欢的人,女人身上穿的狐狸毛褙子戴的玉石碧玺簪子,清贵淡雅,一丝不输王侯家的后宅女子。她项间戴了根银鎏金点翠嵌珊瑚珍珠领约,舒兰依稀有些眼熟,似乎在她阿玛书房曾见过一次,当时闹着自己也要戴,被多尼笑呵呵的拿了条金澄澄项圈子哄走了。

      額涅不读书,只略识得几个字,气度上就输了。

      她彼时烦恼极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一个家,就这么碎了。

      转念想,在朝中,阿玛这样的算是懂得克制的,不过偷偷摸摸放到外头,毕竟是瞒了額涅的。

      “阿玛想怎么跟額涅交待?”将巴布海带走后,她问。

      多尼心里有愧,脸面搁不下。

      这汉人女子是他往南边巡河道时碰见的,家里人都被洪水冲走了,孤伶伶一个弱女,活着也艰难,就想跳水跟了去,他给救了。后头罢不开手,很快生了一个哥儿。巴布海大约是为了跟德禄比对才来这世上的,自会说话起,就聪慧机敏的让人心疼。

      “兰丫头,你怎么知晓他们的?”多尼答非所问。巴布海母子他可是费尽心机藏了起来,那间小院平日都不开大门。

      “阿玛跟額涅举案齐眉,这么些年,女儿只当,,您想瞒多久,旁的不说,德禄那边儿该怎么闹,您想过吗?”

      德禄是个混不吝,若是知道黑白不提的还有个弟弟,比自己又聪明又会读书,将来还要跟他分家产,能乐意吗。

      再者,他可一直瞒着德禄。就冲这个,德禄也不能高兴。弄不好能把那母子俩一道绫子都送了西、一刀宰了,都是德禄能干出来的。

      反正宫里有他姐姐,绝不能不向着他。

      多尼想到这儿,背上一脊背牛毛汗。

      他只想着将巴布海娘俩藏起来,有他在,谁也不能怎样。可巴布海总归要长大,就瞧今儿,在太后跟前干干脆脆的一声阿玛,这就让他不得不认账了。

      巴布海是被人用来胁迫他的,可他娘俩也兴许等着这一天,要认祖归宗,有个名份。

      这名份对他们母子的重要,以前他没明白,这会子彻底明白过来了。

      一横心,也不顾脸面了,“当初没想别的,你阿玛这辈子,什么都有了,就是儿子,,不争气。海哥儿是个聪明的,他也不会争什么,将来让他进考场,功名利禄的,靠他自己。”

      他以前就这么打算,早早延了名师给巴布海启蒙,德禄占个嫡出正房,将来恩荫个二等公,或者靠着舒兰还是一等公,承继他的公爷爵位,怎么折腾随他去。巴布海就靠自己,中举人得进士,实打实的走上来,有他护着,一品实权的臣子,位高权重一生,这才风光,也算替他争了气。

      “你知道德禄,将来指不上,说不得还给你添乱。海哥儿也是你亲弟弟,到时朝堂上总归是一个帮手。到那时,阿玛也就能放手了。”

      这样想也不为错。多尼这个人,心志高傲,就在子嗣上让人说嘴,他总是不平的。

      手握大权又怎样,别看现在风光,将来不知怎么打饥荒!儿子不成器,攒下金山银山,还不是就一辈儿,到了德禄下头,他们家就后继无人了。

      舒兰自然明白他阿玛的想头。阿玛口口声声说要巴布海自个儿上进,给自己做帮手,其实还是为了赌一口气。

      见自己阿玛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可怜兮兮的哀求,人前人后,他都是说一不二收人性命于顷刻的。

      闹崩了也不好,就算自己这会子替額涅讨公道,又能怎样?人家娘俩活生生站在那儿,她也不能出手。

      撕破脸了就不好了。

      舒兰叹息一声,“嗐,刚听他们说我还不信,这头一条,别不是有人给您脑门儿上扣屎盆子吧,您这名声,好不容易立下了,说不要就不要了?别说您,我也不能答应。二一个,您说的没错,咱们家本来就千顷地里只德禄一根独苗,額涅自然疼,可疼得如今四六不懂,成日不着调。将来这么大家业,他也没本事护得住。”

      听舒兰松口,多尼暗自舒了口气。做了太后就是不一样,他还担心她跟那些没见识的女人一样,只盯着爵位家产,不肯认巴布海。

      “奴才就是这样想的!”他急道,“好好教海哥儿,将来跟德禄都是您的臂膀。”

      舒兰知道他心急,笑一声道,“他还小,到底能长什么样还不知道呢。瞧着再说吧,只一件,額涅跟德禄那里您可怎么打发?”

      多尼听女儿接纳了巴布海,心里一阵轻松,又提到他福晋跟大儿子,顿时又锁了眉。

      两个都是硬骨头,福晋那里他想过了,就算要他低头赔不是,他都肯。就是德禄,他可没一点法子。

      舒兰有些怅惘,盯着多尼不知说什么好,“您呐,还真是偏心,您瞧不出来,德禄待您可是真心孝顺,旁的不说,他再淘气,年年都惦记着您爱咳嗽,年年都亲自瞧着人炮制鼻烟,说是您吸了这个,一年都不咳嗽。”

      什么亲弟弟,那个才是跟自己一个娘胎里爬出来,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弟弟。

      她直叹气,“过几日我得了闲儿,就叫德禄进宫来,我跟他说成了,您那头再跟我額涅请罪去吧。总归他们两个得认下来,巴布海才能进府,给咱们多家祖宗磕头。至于他娘,”她瞅着多尼端茶碗的手,轻描淡写道,“给什么名份,都听額涅的,这上头您不能争。”

      ……

      还有一更。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417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