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u1ws"></span>

<i id="mu1ws"></i>

  • <i id="mu1ws"></i>
    辣文小说网 > 我专属的超凡世界 > 50.调查小组

    50.调查小组

      蓝星,星盟国。

      ~~~~

      埃利文警探非常的烦躁,新搭档实在太倔了。

      “所以说,黑帮火并,使用斧子和砍刀是很正常的事情。你说被掏出的内脏?这些狗娘养的玩意儿信奉个撒旦教之类的邪教,不稀奇啊!”

      人到中年,最讨厌的就是额外增加的工作量。警探试图说服明显想找事做的搭档。

      “这些黑帮只要死了就是最好的,没必要为它们浪费时间。只需随便写个报告就糊弄过去就可以了,州政府和警局所有的人都会感激我们。”

      两人边走边聊,但是看到聚在现场的两位高官时,埃利文警探就知道自己的休闲时光泡汤了。

      50多岁,头发花白,身材高瘦,眼神锐利的中年男子,是调查局伊州分局的外勤主管:罗兰多·布鲁克纳。专门负责犯罪和反恐调查,随时可以调集数个精锐小队进行特种打击;

      又白又胖的是自己上级的上级——伊州警察局局长格伦。

      看到二人过来,警局局长介绍道:

      “埃利文,你来的正是时候。执法部门成立了联合调查小组,共同处理这起恶性案件。调查局的同事们你很熟悉了,接下来你们将共事一段时间。”

      随后,局长转而介绍埃利文:

      “这位是埃利文警探,为这个社区服务了20年,拥有丰富的经验。相信他一定可以完美的胜任这项工作。”

      【是的,我已经20年没有升职了,请放过我吧。】

      埃利文内心吐槽着。但仍是面不改色的向几位新同事们打了个招呼。

      局长客套几句,留给警探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离开了。

      ~~~~

      罗兰多站的笔直,锐利的眼神射向在场的众人:

      “公寓、夜总会、码头三起暴力凶杀案已经并案。调查总局甚至白宫都在关注着。收起懈怠和轻率,这是一起罕见的数十人死亡的恶性案件,我们面对的是可怕的变态杀人狂魔。”

      【我觉得他是个超级英雄。】这话警探也只敢在心里偷偷的想。

      各部门的精英均在凝神细听,显然都明白这次任务的重要性。既是挑战也是机会。

      “接下来,我需要大家找到所有的监控、目击者。任何对案件有帮助的哪怕是一条狗也要找出来!准备罪犯的侧写。被救出的女孩也要立即进行问询。”

      这时,主管的发言被人打断,一位棕色皮肤、板寸头发,高大强壮的年轻男子说道:

      “获救的都是一些可怜的女孩儿,她们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我们没有权利立即进行问询,她们最需要的是治疗和心理辅导。”

      埃利文惊讶地望着自己年轻的搭档,居然把自己心里话直接说了出来!

      他赶紧站出来打圆场:

      “目前救出来的人由警方安置在伊州公立医院。我们会尽快进行问询,获得第一手信息。”

      罗兰多主管锐利的眼神收起,没有再继续追究。很快布置好大量任务,众人散去。

      ~~~~

      埃利文不满的教训着小老弟:

      “凯尔·盖瑞克!你是怎么回事儿!?听着,我知道这有些过分,但这是侦破重案!主管并没有做出无理的命令,适当的牺牲是值得的。”

      年轻的搭档凯尔不服气:

      “那些女孩儿什么样子你也看见了,有的已经疯了!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去揭她们的伤疤!”

      埃利文叹了口气,他对自己的搭档其实非常满意。年少有为,有冲劲儿!还有这一行里罕有的正义感和良心。就是缺少一点儿经验,自己身为过来人必须帮帮他。

      “所以我把这个活儿接下来了不是嘛。我们可以找那些……嗯……比较坚强、心理状态相对较好的,慢慢的、温柔的询问。不要再招惹罗兰多,他可以轻松毁掉你的前途!”

      ~~~

      伊州公立医院,警方包下了整栋楼安置救出的女性。便于阻拦那些苍蝇一样的记者和自媒体。

      李瑞躺在病床上搂着妹妹,温柔轻抚她的长发。

      在他的安抚下,李萱憔悴紧绷的小脸慢慢放松,呼吸也变得平缓。配合药物的帮助终于睡熟了。

      小心地从床上站起,轻手轻脚地离开病房关好房门。主治医生凯拉走了过来,这是位夏裔中年知性女士。她用夏语说道:

      “病人的精神极度焦虑、紧张,哪怕使用药物也难以入睡,还好有你在。你也该赶紧休息下,陪护了一天一夜,累坏了吧。”

      李瑞摇了摇头,凝重地询问道:“关于我妹妹的身体,诊断报告上所说的‘需要长期服药、看护’是什么意思?”

      “很遗憾,这种经历对她的精神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需要精细的心理辅导和药物治疗。期间千万不能受到刺激,否则会变成不可逆的精神疾病。她很依赖你,你最好时刻陪在身边以便于……”

      医生的话还没说完,就有一位披头散发、衣服都没穿的姑娘从旁边的病房冲了出来。

      身上还带着被扯断的输液管,挥舞椅子不让任何人靠近。

      姑娘的亲人小心的安慰劝说,警方驻守人员和医院的保安也缓缓跟上来。

      凯拉医生立刻上前帮忙安抚,最后还是依靠镇静剂才让姑娘平静下来,众人赶紧将她抬回病房。

      这是被救出的受害者之一。据说这已经算不错的结局,至少没有直接送到精神病院。

      李瑞面无表情,肌肉骨骼颤动,身上传来鞭炮般的炸响。转身离开了医院。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417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