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u1ws"></span>

<i id="mu1ws"></i>

  • <i id="mu1ws"></i>
    辣文小说网 > 大荒扶妻人 > 第九十八章:前方赵昊,可敢出府一战(三更)

    第九十八章:前方赵昊,可敢出府一战(三更)

      看到方义孺此番神态,桂公公微微笑道:“没想到一本诗册,竟能让方先生惊叹两次,看来方先生是满意的。”

      方义孺嘴角不自觉地开始踌躇,哆哆嗦嗦地问道:“桂先生,你认真的?”

      桂公公疑惑道:“难不成我桂某过来,是跟方先生开玩笑的?”

      听到这话,方义孺心头一凉。

      他现在很确定,这桂公公……或者说桂公公幕后的人就是故意的。

      人家根本不屑于自降身份跟你要求提价,所以干脆直接一百三十二本书绑定,爱买不买!

      若是平时,方义孺肯定是舍不得的。

      但现在……

      桂公公微笑道:“方先生,你有没有感觉,我们的诗跟你从别国买回来的稍微有些不同?”

      方义孺脸色灰败:“哦?有何不同?”

      桂公公笑道:“别人卖给你的诗是死的,而这册子里的诗,是活的!”

      方义孺有些不明所以:“什么意思?”

      桂公公眯了眯眼,反问道:“别人给你的诗,你回到晋国以后,敢拿出来拍着胸脯说这是你作出来的么?”

      那自然是不能的!

      买过来的诗,就算在荒国这边斗赢了,回去他也不可能厚着脸皮说这是自己作的。

      毕竟人家原作者还活着呢!

      嗯?

      方义孺听懂了这其中的意思:“桂先生的意思……”

      桂公公笑道:“我家主子说了,只要方先生愿意买,这一百三十二首诗,就跟他再没有关系!”

      这下,方义孺彻底陷入了沉默。

      他的神色阴晴不定,显然正在做十分剧烈的心理斗争。

      八千金的确太多了,几乎已经到了他能承担的极限,而且还需要一些违规操作。

      但有了这四十三首诗,再斗赢赵昊,回到晋国后,绝对能到更高的地位!

      毕竟,“暗香浮动月黄昏”是真的猛!

      到时,区区八千金,根本不值一……还是值得一提的。

      但只要自己靠这四十三首诗爬上去了,那么自己这一脉在方家的地位就一定能提升,长远来看是稳赚不亏的。

      终于他咬了咬牙:“老夫买了!先生稍等!”

      说完他便站起了身快步离开,不一会儿便抱着一个箱子过来了!

      “方先生,这里是五千金,以及价值两千八百金的订单,这些订单老夫可以直接质押给你,到时再以三千金的价格买回来,我们可以立一份字据!”

      桂公公挑了挑眉毛,心想这老头真是财大气粗,竟然连价都不讲,就直接同意了。

      他扫了一眼订单的内容,阴柔一笑道:“方先生,你这订单,若是拿到麟羽阁,可不止卖两千八百金啊!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吸引一批亡命徒去换赵昊的命。现在你把订单拿出来,却仅仅是为了与赵昊斗诗,未免太亏了一些!”

      听到“麟羽阁”三个字,方义孺神色顿时变了变。

      因为他这一笔订单,正是为麟羽阁准备的。

      他连忙陪笑道:“桂先生说笑了,我与赵昊不过是两国文坛间的友好之争,哪来的买凶杀人之说?”

      话虽这么说,他心中却是冷笑。

      如果赵昊真的这么容易死,恐怕早就死无数次了。

      他的人头,在麟羽阁可值万金不止。

      “难得方先生这么坦诚!”

      桂公公阴柔一笑:“本来我主子是不想要质押的,不过看在方先生如此真诚的份上,那我便擅作主张帮方先生一次。”

      说完,两个人便商量着立了字据。

      桂公公写了他的本名,按了他的手印,随即便抱着箱子准备离开。

      方义孺忽然拦住了他,声音颤抖道:“桂公公,可否告知你家主子究竟是谁,为何要帮我们?”

      桂公公微微一笑:“名讳自然不方便透露,咱家只能告诉你,咱家主子是一位被赵昊伤了心的公主。”

      既然摊牌了,就不再遮遮掩掩了。桂公公说完就直接走了。

      方义孺仿佛被掏空了全身的力气,瘫在椅子上呼哧呼哧喘着气儿。

      “二爷爷,这麟羽阁……”

      “不该问的别问!”

      被他厉喝一声,方敬远吓了一跳,等他缓过来劲儿,才小声说道:

      “二爷爷,咱们此举是不是太危险了?若是被知道……”

      “知道是肯定要知道的!”

      方义孺神情发狠:“但只要我能力压赵昊,咱们方家在中原五国中都会有面子。你想想咱们方家诗才萎靡多久了,只要这次成功,咱们这一脉就能立刻在方家直起腰,哪还用呆在荒国这穷乡僻壤?”

      方敬远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但万一输了呢?”

      方义孺嗤笑一声:“输个屁!赵昊诗词方面确实有几分才能,但其实除了风月外什么都不会,风月诗就算再好又能怎么样?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他还能指望一首风月诗,将我这首名篇碾压了?”

      听他这么说,方敬远这才心中稍安,思索片刻问道:“二爷爷,你说这本册子,究竟是哪位公主的手笔啊?”

      方义孺也颇有兴趣,开口训斥道:“你怎么一点脑子都不动?首先排除安阳公主,毕竟他们都要成婚了,又何来伤心一说?而且你看……”

      他翻到了最后一首诗:“昨夜小贼闯香闺,何时得抱美人归。他跟安阳公主都已经订婚了,又何必冒着风险偷入她的香闺?

      最后一句,何时得抱美人归,说明这位公主是希望赵昊能把他娶回家,除了乐阳公主还能有谁?”

      方敬远不禁惊叹:“我怎么就没想到,二爷爷大才!”

      的确,一开始所有人都觉得赵昊要娶的是她,结果到最后变卦了。

      方义孺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等你年龄稍微长一些,你也能做到。好好准备一下吧,咱们晚上就去镇国府填诗!”

      “好!”

      方敬远郑重答应,又感觉有些不对,赶紧问道:“一会儿二爷爷您填诗,我能准备什么啊?”

      方义孺脸色一沉,训斥道:“这总共一百多首诗,我一个老家伙记得住么?年轻人脑瓜子灵,下午你就随我去,在旁边小声给我背!”

      方敬远:“……”

      ……

      下午时分。

      镇国府门口忽然热闹了起来。

      荒国百姓在旁指指点点。

      “咦?那不是晋国的缩头老乌龟么?消失了几天,怎么又忽然出现了?”

      “四国文人好像也跟了过来,他们该不会真的凑齐一百多首诗了吧?”

      “看这些人小人得志的样子,难不成真的吧诗作好了吧?”

      “毕竟是集结四个国家文坛的力量,作不出来才奇怪吧?”

      “可到现在才三天,中原五国的文坛实力也太强了吧!”

      在众人的窃窃私语中,方义孺带着自己年轻孙子,满脸傲然地在墙壁上提了一百多首诗。

      等填完,已经是黄昏了。

      他沐浴着略显昏暗的夕阳,感觉万分威风。

      叉着腰站在镇国府门前,嘴巴虽然微微漏风,但声音却万分高亢。

      “前方赵昊,可敢出府一战?”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417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