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u1ws"></span>

<i id="mu1ws"></i>

  • <i id="mu1ws"></i>
    辣文小说网 > 暴君他有读心术,每天晚上在我怀里要亲亲 > 第54章:跟在她身边保护她

    第54章:跟在她身边保护她

      说不定就是因为接受不了母亲离世,悲痛欲绝之下这才会受刺激变痴傻。

      她不知道的是,事情远远没有她想象的这么简单。

      月云歌在启祥宫呆了两个时辰,君墨尘才忙完刺客的事情。

      “儿臣见过皇祖母。”

      “起身罢。”

      “谢皇祖母。”

      太后颔首,伸手示意他坐在另一边,“弈儿,哀家听云歌丫头说了方才你们遇到刺客的事情,忙到如今,如今结果如何了?”

      君墨尘看了月云歌一眼,回道:“回皇祖母,刺客抓拿到了,但他们见被抓,服毒自尽,儿臣方才和仵作验尸,又去净身,这才耽误了这么些时辰。”

      太后蹙眉,“哀家问的是结果,不是问你刚才做了何事。”

      “……”他怎么感觉皇祖母突然对他有了偏见?

      听到君墨尘被太后怼,月云歌内心暗爽。

      “皇祖母,儿臣还在查,并未有结果。”

      “没用!”太后毫不留情地讽刺。

      君墨尘沉默,他的确无用,查了两个时辰,却是什么都没查到。

      就在这时,他瞧见月云歌的笑容,忍不住抽了一下嘴角。

      这女人是在幸灾乐祸吗?

      “哀家听说那刺客是冲着云歌丫头来的,你这些日子没什么事,就在云歌丫头身边保护她,她去哪你就去哪,若是她出事,哀家第一个饶不了你。”

      这话听起来威胁警告的意味十足,但太后却面带笑意说的,并给真的要降罪。

      月云歌闻言,连忙摇头:“皇祖母,儿臣觉得您的安排不妥!”

      “哦?你倒是说说,有何不妥?”太后眸子微眯,眼里敛着几分怒威。

      想到太后只会给自己摆摆脸色,并不会真的责怪自己,月云歌大着胆子说出来:“王爷公务繁忙,应当为皇上分难解忧,为百姓造福,而非浪费时间来保护儿臣。”

      “你这话得也不无道理。”太后面上的严肃褪去,带着几分若有所思。

      月云歌扬眉吐气。

      【让那狗男人天天跟在我身边保护我,那我还有自由可言?说什么我都不要!】

      听到她心声的君墨尘唇角勾起,她不要?

      那可惜了,他偏要!

      “皇祖母,儿臣觉得您的安排很合理,儿臣定会将跟在王妃身边保护好她,就算公务要紧,也会将王妃带到身边,不离开儿臣视线半步。”

      闻言,月云歌瞳孔地震,脸上更是大写的黑人问号。

      这狗男人,吃错药了?

      天杀的,要是真这么做,那她以后岂不是要天天跟在他身边,面对他那一张脸?

      不要不要,坚决不要!

      月云歌咬牙切齿,皮笑肉不笑:“妾身不想成为绊脚石,王爷还是忙自己的事为好,妾身会警惕的,不会让刺客得逞。”

      君墨尘微微一笑:“本王既然应允了皇祖母,便会说到做到……本王见王妃这么抗拒,难不成是不满皇祖母的安排?”

      这一大顶帽子扣下来还得了?

      “王爷说笑了,妾身又怎么会不满皇祖母的安排呢!”

      “那便好,日后就要委屈王妃跟着本王同进同出了。”

      月云歌气得身子发抖,这狗男人说话的语气怎么这么贱呢!

      【狗男人贱男人破男人,老娘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你这种人,等着孤独终老吧你!】

      君墨尘笑容一僵,怒气涌上心头,但碍于太后还在一旁,只能硬生生忍下来。

      这个死女人,现在不给颜色瞧瞧,日后长本事了定然会上房揭瓦,到时还得了?

      哼!

      月云歌冷哼一声,剜了他一眼,撇开脸。

      君墨尘怒中哑然。

      这女人……骂了他竟然还在这生他的气,天理何在?

      天理:我不在。

      太后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心想这小两口说话虽然针锋相对,那也是有感情基础,才会愿意跟彼此拌嘴,是谁在她耳边造谣说他们夫妻不和睦的,简直讨打!

      “你们俩什么身后生个小曾皇孙出来让皇祖母开心一下?”

      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孩子’就是君墨尘和月云歌两人的鸿沟。

      一提到孩子,君墨尘就会想到月云歌婚前私会野男人,他就想动怒,奈何场合不对,却也控制不住开口便是那冷颤音:“皇祖母,孩子的事便算了,孙儿暂时还不想要。”

      这下轮到月云歌哑口无言。

      说起孩子,她不由得垂眸,目光却看向自己的肚子。

      那狗男人怕是不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还在,并且健健康康地孕育着。

      这些日子都在为各种事忙活,孕吐反应次数也极少,她差点忘了自己还怀着孩子。

      三个月显怀,她不免得担心日后要是被发现那可怎么办……

      她不知道,他此时真目不斜视地盯着她。

      这女人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

      难不成在想那野男人和已经被他一碗药‘毁掉’的胎儿?

      太后听到君墨尘的话并未立刻回答,而是将目光游移在孙子孙媳脸上。

      哎!

      她怎么看都觉得羿儿是在撒谎,要是真的不想要孩子,为何又一直盯着云歌丫头看?

      难不成是害羞了?

      除了宁嬷嬷外,太后、君墨尘和月云歌各有所想,气氛安静下来。

      就在这时,宫女走进来。

      “太后,十二皇子寝宫的侍女前来,说是有急事要找王妃。”

      听到‘君若言’三个字,殿里几人都回过神。

      “带人进来!”

      宫婢跪在地上:“见过太后,见过王爷王妃。”

      太后眉头紧锁,手里不断赚着佛珠:“快说,越儿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太后,十二皇子回到寝殿不久后便觉得头脑昏沉,身子不适,邵嬷嬷就请了太医,太医说是疲累,多休息就好……但过来几个时辰,十二皇子忽然高烧不退直喊疼,找了太医,太医却说无能为力,邵嬷嬷便让奴婢过来请王妃。”

      月云歌轻蹙眉稍。

      很不对劲,越儿这几日都好好的,为何一回寝殿就出事?

      君墨尘倏然起身,作辑行礼:“皇祖母,儿臣先领王妃去给十二看看。”

      “好,你们赶紧去,有什么结果记得派个人过来跟哀家说一声,好让哀家心安。”

      “是!儿臣告退。”

      看着他们夫妻二人跟着宫婢离开寝殿,太后深深叹息。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417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