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u1ws"></span>

<i id="mu1ws"></i>

  • <i id="mu1ws"></i>
    辣文小说网 > 洪荒金榜现世,我的至宝被曝光了 > 226、孔宣连战玉虚门人

    226、孔宣连战玉虚门人

      金吒木吒二人见父亲被擒,一同驱使四口宝剑飞到阵前,大喝道:“孔宣逆贼!快讲我父亲放出来!”

      兄弟二人不由分说,举剑就砍。

      孔宣手中刀一架。

      金吒木吒两人深知孔宣厉害,不敢跟他纠缠,三人打斗不过三五回合。

      金吒便祭遁龙桩,木吒祭吴钩剑,向孔宣打去。

      孔宣呵呵一笑,对这些宝贝毫不在意。

      只见他把身后五色神光中的红光一刷,这两件宝物便落到红光里面去了。

      金吒木吒两人见势不好,扭头就走,却被孔宣把黑色神光一刷,也捉拿去。

      姜子牙见此一战,折损许多门人,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大喝道:“我在昆仑山学道,也幸会过许多高明之士,难道还真怕你孔宣不成!?”

      只见姜子牙催开四不相,怒战孔宣,两人打斗了十三回合,孔宣将青光往下一刷。

      姜子牙知晓这神光来得利害,不敢让神光近身。

      连忙祭起中央戊己杏黄旗,只见杏黄旗招展开来,旗上有千朵金莲,护住身体,青光不能落下来。

      孔宣见神光不能落下,大怒杀来。

      苏玄见状,对身边的邓婵玉说道:“你用五色石打孔宣,他是五色神光,你是五光神石,或可治他。”

      邓婵玉抱拳一礼:“副帅指点得是!”

      只见邓婵玉翻身上马,纵马往前一冲,手甩出五光石打来。

      五光石“咻”的一下飞来。

      孔宣触不及防,被邓婵玉一击打中面门,受了伤,立可勒马转身往商营逃回。

      龙吉公主瞅准机会,祭起鸾飞宝剑,往孔宣背后一刺。

      孔宣面门着伤,正慌乱,来不及躲避,左臂上又中了龙吉公主一剑,大叫一声,几乎堕马,败进营去。

      他回到营中,连忙从宝葫芦内取出丹药敷上,五色石之伤转瞬全愈,但龙吉公主的剑上,却过了一夜方才好。

      孔宣咬牙切齿,恨意滔天。

      随即把神光一抖,将诸多法宝放入袖中,又把战场上所擒拿的李靖、金吒、木吒三人监禁起来。

      姜子牙胜了孔宣,收军回营。

      只见杨戬已在中军。

      原来杨戬有八九玄功,诸多玄妙变化,没被神光刷中,先逃了。

      姜子牙见杨戬没被拿走,心下安定,但想到孔宣仍未伏诛,其是忧闷。

      姜子牙长叹一口气说道:“我师尊元始天尊先前对我说‘界牌关下遇诛仙’,可如今里界牌关尚远,却为何在这金鸡岭上,被孔宣这般阻住!?他背后神光无物不刷,无人不拿,可真是拿他没办法啊!”

      正忧闷之间,辕门外来了一位道人,还未进营,便大呼叫道:“陆压道人来也,快让姜元帅见我!”

      传令兵立刻报入大营,道:“启禀元帅,营门外来了陆压道人!”

      姜子牙一听,大喜过望:“快快传来!”

      二人交谈一番,姜子牙方知,这陆压乃是特地为了孔宣来助他。

      次日,孔宣至辕门叫阵。

      探马报入中军。

      陆压上前打了个稽首,对姜子牙道:“贫道出阵,去会会孔宣,看是如何。”

      姜子牙默然点头。

      只见陆压独身一人出了辕门,见孔宣全装甲胃。

      陆压问:“将军是孔宣否?”

      孔宣答道:“正是。”

      陆压道:“你既从三皇治世时得道,为何却不知天时人事?今纣王无道,天下分崩,你何必为他效忠?若是一意孤行,自然有高明之士来治你,若你一旦失手,则悔之晚矣。”

      孔宣闻言哈哈大笑道:“看你着装,不过是一介散修,草木愚夫,知道些什么天时人事!!?”

      说罢,只见孔宣把马一催,来取陆压。

      陆压手中剑刺出。

      步马相交,刀剑相抗。

      两人大战了四五十回合,几乎是同一时间。

      陆压祭出斩仙白葫芦,欲一刀结果了孔宣;

      孔宣则将五色神光向陆压刷来。

      陆压见多识广,知道这神光利害,不可硬撼,因此化作一道长虹飞走。

      陆压进到营来,对姜子牙道:“孔宣果是利害,身后五色神光神异无比,贫道不敢硬撼。”

      姜子牙一听,连陆压道人都束手无策,越加烦闷。

      孔宣带兵堵在周营前面,不肯回去,一直叫阵,一连叫了半天时间:“姜尚出来见我,以决雌雄!”

      “姜尚有元帅之名,无元帅之行,畏刀避剑,岂是大丈夫所为!”

      孔宣在辕门外百般辱骂姜子牙,众将群情激奋,纷纷想要出去一战,但被姜子牙劝住。

      恰时。

      运粮官土行孙从西岐督运粮草而来,见孔宣叫嚣不止,心下大怒:“这是何人,竟然如此辱骂我师叔!!”

      只见土行孙也没进营,把粮草安置妥当后便独自一人到了阵前,大喝道:“逆贼是谁?敢如此无理!?”

      孔宣低头,见一矮子,提条铁棍,身高不过三四尺长,孔宣笑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上阵前来说话?”

      土行孙闻言怒极。

      不跟他多废话,一个翻身,滚到孔宣的马足下来,举棍就打。

      孔宣提刀来架,土行孙身子伶俐,左右窜跳。

      两人大战了二十三回合,竟打得孔宣颇为费力。

      土行孙见机行事,虚晃一棍,跳步走出战阵,道:“孔宣,你在马上不好交兵,你有本事下马来,与你见个真章!!”

      孔宣原本不把土行孙放在眼里,闻言心头大怒,暗想:“这小东西真是该死!我非要下马去把他一脚踢成两断。”

      孔宣想罢,翻身下马。

      孔宣下马,执剑在手,往下砍来。土行孙手中棍望上来迎。

      二人在岭下恶战。

      报马看到战况,连忙报入中军:“启元帅,第二运官土行孙运粮至辕门,与孔宣大战。”

      姜子牙闻言一惊,生怕土行孙被掳,粮道不通,立刻令邓婵玉出辕门助阵。

      邓婵玉出了辕门,却见土行孙与孔宣大战,居然还占了上风。

      原来。

      这土行孙是步战惯了的,而孔宣并不擅长步战,土行孙故意激怒孔宣,就是为了把他激下马来。

      孔宣在地上跟土行孙颤抖,接连吃了暗亏,被猛打了几棍,龇牙咧嘴。

      (本章完)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417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