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u1ws"></span>

<i id="mu1ws"></i>

  • <i id="mu1ws"></i>
    辣文小说网 > 我在龙族当老师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咄咄逼人的弗罗斯特

    第二百四十二章 咄咄逼人的弗罗斯特

      意大利,波涛菲诺。

      这个小镇位于利古里亚海岸旁,曾经是个充满诗情画意的渔村。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好莱坞巨星格蕾丝·凯利、伊丽莎白·泰勒和汉弗莱·鲍嘉发现了这个地方,从那以后旅人络绎不绝。

      此刻正值中午,海岸附近密集分布的红色和赤陶小房子,被洒满了阳光。

      距离这些房屋较远的沙滩上,有一把巨大的遮阳伞,阴影下是年轻的恺撒·加图索佩戴墨镜,手里捧了一杯意式特浓咖啡,远眺游船靠岸。

      “咖啡厅播放的音乐是什么?”他忽然问身后的管家。

      这里的位置是piazzetta广场,播放着优美动人的音乐。背后就是高耸于海湾之上、闻名遐迩的splendido酒店。

      “少爷,是《i fouofino》。”管家恭敬的回答。

      “我在波涛菲诺找到真爱?”恺撒稍稍挑眉,“不错的名字。”

      他没由来地想到诺诺。

      红发女巫并没有和他共度这个暑假,反而是失踪了,据说和苏茜跑到某个地方考察去了。

      “算了算,也快到返校的时间了,这个假期过得……还算开心。”恺撒·加图索走出遮阳伞,对这个假期盖棺定论。

      去年的这个时候,他已经提前返校主持学生会的事物。可今年不同,校董会邀请他出席,阻挠了返程计划。为圆满的暑假,画上了一个并不算完美的休止符。

      “我能请你喝一杯吗?”远方有拉丁美女扭动腰肢,手拿两杯鸡尾酒,款款走来。

      波涛菲诺是富豪云集、名品云集的地方,自然也少不了维密超模过来钓凯子。这里靠近潜水港,女孩们全部穿着比基尼,裸露大片肌肤,向游人们展示着曼妙的身体与傲人的曲线。

      “好啊。”恺撒接过鸡尾酒,轻轻与她碰杯。

      鸡尾酒一饮而尽,只留下一些气泡在香槟杯的玻璃壁上炸碎。

      拉丁美女媚眼如丝,用欣赏的目光看着恺撒线条分明的肌肉,意有所动。

      恺撒的傲人身材是能让人看了流口水的,尤其是女人。李嘉图·m·路与狮心会会长都可以证明这件事——在高天原的时候,那帮顾客总喜欢往他的西服领口内灌酒,胸肌若隐若现,极具诱惑力。

      拉丁美女也不例外,但是她故作矜持地抛了一个媚眼,并没有主动出击。

      如果是恺撒的老爹庞贝,早就不知恬耻地上去索要电话号码,并在splendido酒店订好了总统套房,邀请她共度春宵。

      但恺撒不一样,他有女朋友,对于这杯酒只是给予这个女孩尊重而已,并不会答应什么出格的请求。

      “我好像见到了不得了的事情。”一个轻快的声音从远方传来,“恺撒用我把你的艳遇发给诺诺吗?”

      那是一辆大马力的哈雷摩托车,车上是一个年轻人,手里拿着照相机,已经将这一幕定格。他在笑,引擎的轰鸣声也无法遮住淡淡的声音。

      管家本想大声斥责这个不知死活的狗仔——波涛菲诺有不少好莱坞影星来这里度假,这种充满地中海生活气息的小镇是绝佳的拍摄背景。

      可是话到唇边,忽然怔住了,因为他看到自家少爷,唇角罕见地露出了微笑。

      他招招手,完全忽视了身旁的拉丁美女:“陆老师!这里!”

      哈雷摩托车精准地停在不远处,前轮陷入沙滩中,身穿白色t恤的陆离缓步踩在细沙上,手里还拎着一个档案袋。

      “陆老师你果然有品位!”恺撒竖起大拇指。

      他越过身形看向陆离的摩托车,是他最喜欢的哈雷。虽然比不上自己那辆手工打造还印有签名的孤品,但也是价值不菲的好东西。没有开杜卡迪这种娘炮才喜欢的车,恺撒对陆老师的评价又高了一分。

      “我本来是想用滑翔翼飞过来的,这样太惹人注目。”陆离轻声说。

      后面的管家已经识趣地‘请’走了拉丁美女,两个帅气的男孩在沙滩上缓缓散步,背后的海湾中是褐色的游船,定风旗高高挂起。

      “陆老师,如果你下次来意大利度假,可以提前通知我。”恺撒金色的眉毛微微弯起,笑着道,“要不然时间太仓促,无法享受到完美的惬意。”

      “我这次来可不是度假的。”陆离抬头,远眺半山腰的splendido酒店。

      从这里能看到隐藏在树木中的餐厅与游泳池,它们看上去仿佛悬空似的。

      “那你是……”恺撒有些疑惑。

      陆老师的视线何其犀利,仿佛冲破层层障碍,直到splendido酒店内部,最隐蔽、最安全的那间会议室里。

      “你听。”陆离竖起一根指头放在唇边,“校董们正要开会呢。”

      远处的盘山公路上,一辆黑色的罗尔斯·罗伊斯轿车驶入酒店的黑铁大门。

      它停在一辆独栋的建筑前,是splendido酒店最大的套房,临近山崖,窗户狭小,暗处足有上百人守护着这里。

      他们都是混血种当中的精英。

      卡塞尔学院本部曾经评估过五角大楼的安保力量,他们仅用十八个训练有素的专员就可以物理占领这座大楼,凭借地势以及先进的武器,足以抵抗一个小时。

      如今这里百人之多,遭遇任何意外都可以争取到足够的时间,让校董们撤退。

      从罗尔斯·罗伊斯轿车上面走出的人是一位年轻的女士,优雅的贵妇妆容,不过二十多岁,伊丽莎白·洛朗,这是她的名字。

      而从小楼中走出迎接她的老人,风度翩翩,发须尽白。正是屠龙学校的校长,希尔伯特·让·昂热。

      两人像祖孙那般亲昵地挽起手臂,共同进入小楼,走进了阴暗的会议室。

      逼仄的空间内总共六人,四男两女,除了那位从不露面的校董以外,秘党的长老会全部到齐。

      “可以开始了。”弗罗斯特轻轻摇铃,每位校董的桌前,都有一个铃铛。

      “我们今天的议题,是青铜计划的始末。”年迈的校董手里捻着僧侣用的串珠,光从容貌来说,他的年纪看上去并不比昂热年轻多少。

      昂热扬了扬手中的档案报告,特意换上了一副无框眼镜,“女士们,先生们,我想‘青铜计划’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报告我已经发给你们了,很显然,青铜与火之王,彻底死亡,没有茧留下来。”

      他稍稍一顿,最年轻的校董鼓掌。她只有十六七岁,脸上的婴儿肥还没有完全褪去。

      掌声如雷鸣,这的确是一项伟大的功绩,尊贵的龙王被彻底杀死,世界上再也没有青铜与火的宝座。

      “但是,我们并没有获得相应的战利品。”身穿明黄色紧身衣的校董说。

      他是个运动达人,尤其爱好山地自行车,上次会议,他的卧室中就摆放着一辆。今日更是如此,连自行车头盔都放在手边。

      “没错。”弗罗斯特紧接着摇铃,“青铜与火之王诺顿、康斯坦丁,在执行部提交的报告中进行了融合,但无论是哪一具龙骨十字,我们都没有获得。”

      昂热靠在那张柚木椅子上,脸上出现了不耐烦的神情:

      “这个问题我已经重复了很多遍,因为青铜城自毁,那具尊贵的龙骨十字毁于尼伯龙根的崩溃法则中。但这次我们没有一无所获,炼金刀剑·七宗罪就是最好的战利品,由诺顿铸造,可以杀死龙王的武器。”

      “可这个任务报告是陆离书写的。”弗罗斯特重重地敲了敲拐杖,“他一人面对了融合的龙王,也是最后撤离青铜城的。关于那具龙骨十字究竟在哪,完全出自一人之口。”

      除了伊丽莎白·洛朗以外,所有校董纷纷点头,将目光对准昂热。

      如果是别人,他们会相信这份报告的真实性。但陆离不一样,他拥有尼伯龙根,可以把龙骨藏匿进去。普天之下,只有他能悄无声息地把龙骨从青铜城带出来。

      “我们应该相信他,一个屡立战功的将军,不应该被怀疑。”昂热强硬的回答。

      “可如果这位将军生出谋反之心呢?”弗罗斯特冷笑,“龙骨十字内蕴含着梦幻般的力量,足以颠覆一切。”

      昂热不以为然地点燃雪茄,青色的烟雾袅袅升起,吐了一口气:

      “现在说这些是不是晚了?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如果陆离真的图谋不轨,已经吞噬掉这具龙骨十字,世界上再也没有人可以限制他的力量。你们为什么没有青铜计划结束后,第一时间要求他打开尼伯龙根,接受检查呢?”

      校董们纷纷沉默。

      很简单的答案——他们不想和优秀的炼金术士撕破脸皮。

      如果他的尼伯龙根内有龙骨十字,这无疑是一场反叛,大打出手,谁都没有自信能抗住冈格尼尔。如果没有,同样是一项不信任的决议,无论哪个家族都不想与他交恶,惹得他的恶感。

      所以至今没有人去检查陆离的尼伯龙根。

      “所以说,这项可笑的议题可以停止了。如果没有新的议案,今天的会议就此结束吧。”昂热校长的态度有些散漫。

      “昂热,端正你的态度。”弗罗斯特冷冷地说,“青铜计划可以先放一放,我们需要你坦白,陆离究竟是谁。”

      校董们纷纷点头,看起来是暗中达成了某项协议。

      “难道你们的记忆力不好?”昂热故作吃惊,“上次会议,我不是把他的档案发给了你们?优秀的s级混血种,无与伦比的炼金术士。”

      “别装糊涂。”弗罗斯特的视线扫过众人,“我们都是s级混血种,包括你,昂热。请问有谁在青铜与火之王施展‘烛龙’的情况下,把它杀死并全身而退?就算他的言灵是·戒律,也不能取消一位龙王的言灵!”

      昂热短暂的沉默了,因为他也不知道陆离是用什么办法免疫了火焰。

      片刻后,他反问道:“这重要吗?”

      “当然重要!”弗罗斯特沉声说,“如果他不是混血种,而是龙类,乃至传说中的龙王,这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夏之哀悼’事件还没有足够的警醒吗?”

      昂热的眼皮跳了一下。

      谁都没想到加图索家族会主动提起这件事。

      谁都知道‘夏之哀悼’是他心中的一根刺,在那一战中卡塞尔家族最后的继承人梅涅克阵亡,从那以后,比加图索家族还要显赫的屠龙世界彻底成为了历史,这个席位由昂热代替。

      “注意你的发言,弗罗斯特校董。”伊丽莎白·洛朗摇铃。

      她必须打破死一样的沉寂,因为昂热眼中浓浓的乌云塌了。

      “关于陆离是否是龙王这个议题,我想无需讨论。”此刻她一点也不像个二十多岁的女孩,而是身经百战的战士。

      “他已经在卡塞尔学院待了快半年,以他的实力,足以毁掉卡塞尔学院几个来回。何况在上一次的晚会上,他接触了混血种社会的政要。如果那时他暴起,整个混血种社会将一蹶不振,所有的领袖、继承人都将殒命。他如果对我们有恶意,混血种社会已经不复存在了。”

      “同意。”

      “同意。”

      除了弗罗斯特与昂热没有出声外,所有人都认可洛朗家族的发言。

      “现在没有恶意,不代表以后没有恶意。”弗罗斯特环顾四周,一点也不在意成为众矢之的。

      “我承认,他目前为止,都表现得站在我们一边,但将来的事情谁都说不准。但是他不可控,已经出现这个征兆了!”

      一份份文件被发送到诸位校董们的桌前。

      是s级学员路明非的资料。

      “一个真实实力差不多只有e级水准的混血种,在短短的几天内突飞猛进,竟然能和库特这个龙类旗鼓相当,难道是什么所谓的血统彻底觉醒吗?”

      路明非与库特的战斗无疑是一场佳话,也让混血种精英们看到了s级的真正实力,尤其是真相大白以后。

      “尼伯龙根计划,已经提前在路明非的身上执行了!”

      “你可以去检查八岐大蛇的龙骨十字。”昂热随手把那份文件抛在一边。

      弗罗斯特看也不看他,而是征求各位校董的意见:“以陆离的炼金术水平,想要掩盖这一切太容易了!我们绝对不能允许,事态超出掌控!”

      “那你想怎么办?好话坏话都让你说尽了。”昂热反唇相讥,“让陆离喝下硫喷妥钠,接受你的拷问?”

      “我需要真相,一柄锋利的刀,必需掌握在我们手里!”

      图穷匕见,从一开始,弗罗斯特只是如何掌控陆离,让他听从校董会的命令。

      弗罗斯特身体前倾,如一只潜伏在草丛里的猎豹,爪牙毕现:

      “你必须说出来,由专家评估陆离的危险。豢养一个怪物去杀掉另外的怪物,最后只能引火焚身!”

      “想不到校董们竟然评价我是‘怪物’,真是令人伤心啊。”

      含笑的声音忽然顺着高高的窗户飘了进来,“弗罗斯特先生,不用为难昂热校长,我亲自回答你这个问题怎么样?”

      7017k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417xs.com